凡尘清唱

此刻,夜又漫上来了。渐渐被掩饰的,是谁久倦的容颜?也许,往事也会在夜幕下岑寂吧。

没有依托的回忆,只剩虚无和空灵。那么,就让我独自倚着窗,读黑暗的沉,读夜的冷。可是年华散尽,我读不懂的,还是自己。

如果可以,我要在夜的掩护下,以夜的名义逃避自己无法左右的命运。在霓虹灯闪烁喇叭声咽乌烟瘴气的城市里,一遍遍地背诵“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实在过于空洞,瓦尔登湖畔就更是梦境了。

当然,生活并没有到风刀霜剑的悲苦;亦没有到凄风苦雨的境地。只是在踽踽独步中向往着梦陷入了一时的迷惘。在迷惘中,没有经历过梦,没有丢弃过梦,还在憧憬着梦的明月。

冰冷的晚秋,寒风阵阵,夜雨如诗。

往事被雨淋湿,静夜的街面溅起朵朵思念的雨花。

当初,青春,被时间偷走了梦,也抚慰了伤痕。当初的抉择,让我独自踏上了这寂寞的路。

有人说,人生是独自的凋零。也许吧,在这个不属于自己的世界,生命注定要流浪;抑或,人生的确是一片荒原,我们只是一个乞丐,一生一世。

窗外,残云隐隐地挂得很底,摇摇欲坠,是承载不了谁的叹息么?也许,云掉泪了,就下成了晚秋的苦雨。

我看到一朵无名的小花,在风雨中消瘦,有在风雨中坚强。撤去了疑惑的眼光,也撤走了生命淡淡的哀愁,恍然间,曾经沧海。

今天,我路过操场,槐树叶落如雪。仿佛是飞翔的精灵,又如惨白的梦。

我俯下身去,只拾起一枚轻淡的忧伤。流年却在眼前似鬼影飘过。那些从指间滑落的雪,曾经纷飞了谁的寂寞?

可是,雨下了很久了。

西风还在落叶的纠缠中呼啸,秋天又只剩下了背影。

想尘封似水流年,却似乎并没有值得珍藏的记忆。只好站在每一个季节的后面,细数往昔。

又独自漫步在暮色里,在依稀的世界里找寻灵魂的依托,可是模糊的山形终究没有故乡的底色,无法倚门回首,于是,我只是一个过客。

很多年,在时间的旋涡里求生,有时候会感到人生的急促,会恍惚发现,零碎了一地的时光,班驳了曾经的梦。梦影散尽,都已满面沧桑。

如今,当秋风把年华酿成一杯苦酒,才在伤痛中反思,为什么当初我们都不懂得珍惜呢?

万源市第三中学高二:姜仕伟

#并没有#没有#独自#让我#还在#高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