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也许只是一种传说

近来总喜欢一个人独处,或者胡思乱想,或者翻看积累下的书籍,更多的时候则是在网吧玩游戏和看电影。总想不受打扰地去想念一个人,可是想来想去,就会让自己思绪混乱,心情随之低落。

思念也许是一种让人上瘾的毒药,也许是一把无法解开的绳索,让人无药可医,让人无力解脱。我不止一次地问自己,为什么要喜欢上一个不爱自己的人,让自己的付出看上去毫无意义。时光总是虚度,却换不回来一颗能回心转意的心。

也许感情的世界本来无公平可言,付出理应得不到回报,只能让爱情的傻瓜一步步陷进去;奇迹只是骗人的谎言,让丢了心的人守着这个谎言痴等下去。

本以为爱一个人可以做到不管她的任何反应,只是一心爱下去就行,“爱或不爱,与你无关”。可是亲身临之,有谁又能真正做到呢?也许只有《鹿鼎记》里的那个苦守陈圆圆二十三年的“美刀王”胡逸之吧。爱情对于大多数人来说,也许注定就是自私的,而我也不能免俗。

不知道自己喜欢她什么,或者说她身上什么东西引我入迷。可是昨晚当她喝醉的时候,我从未如此担心过一个人,怕她受到一点一滴的伤害,怕她有一丝一毫的难受。可是她的反应让我知道,我们之间虽然触手可及,但是中间似乎有一道无法逾越的天堑,也许正如她所说“咫尺天涯的距离就是世界上最远的距离”吧。

我不知道自己为何要坚持,这与其说是执着,还不如说是自己内心深居的懦弱体现。总是在想她没有错,有谁会对没有感觉的人示爱呢,那样对她对我都不公平。也许她会感动,但不会被感化吧。

每个选择也许都是一场赌局,所以人都有或多或少的嗜赌天性。而我这个并不出色的赌徒,取出自己所有的幸福赌注,孤注一掷地压在了一个赢的概率很小的感情赌局中,输掉的不仅是自己的感情和认知,还有不会再来的光阴。

“等待戈多”,把一个不存在的符号当成守候对象,期望他的到来能让所有问题都迎刃而解。我也许不会是她苦苦等待的戈多,至多算是那个帮戈多捎信的孩子,给她带去不切实际的希望,让她徒增烦恼。而我呢,苦苦的追求无非是为了用余生去了解和陪伴一个自己认为值得去这样做的人,不求天天在一起,只愿能每时每刻都知道她在我心里。

这个关于幸福的任务太难了,让我无法完成。幸福也许只是一种传说,我永远都找不到……

#也许#的人#自己#自己的#让人#高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