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在杏花绚烂时

裁剪冰绡,轻叠数重,淡着胭脂均注。新样靓妆。艳溢香融,羞杀蕊珠宫女。易得凋零,更多少、无情风雨。问院落凄凉,几番春暮?凭寄离恨重重,这双燕何曾,会人言语?天遥地远,万水千山,知它故宫何处?怎不思量,除梦里,有时曾去。无据。和梦也,新来不做。

脚步无声的沉重,从一片废墟中走进,又从残垣断壁中走出。回过头,眼前的一切已是如此缥缈,绚烂如火的杏花,遭到暴风雨摧残后的场景,形象的同自己的境遇吻合,内心的无限痛苦,万感交集,挥笔而书,那笔、那字,提的沉重,写的更沉重。几千年后,还会有人震撼、哀叹。政治上的昏庸无能,生活上的穷奢极侈,而艺术上的多才多艺是这一切的前提。工书善画,知乐能词,足以与南唐李后主媲美;荒淫失国,悲惨的遭遇也同李后主一样的结局……

一个王朝颠覆,又一段历史兴衰,在一个人的手里。

如此精美的文字,将那份失落、那片凄凉倒尽,悲怆到极点,无奈的当然。也许事物理应新旧更替,一切都是要变化的,对于他而言,生活会从此潦倒,艳舞笙歌,从此是回忆还是伤痛,从伤痕斑斑的文字中已经明了。特殊的身份,特殊的遭遇,成就了一个特殊的文人,作为文人,他不容遗忘,巧妙的构思,精细的刻画,文字间流露出的“真”和一种又不同于文人的气息,注定他将在文坛上留下深深的印迹;作为君王,他一无是处,华殿舞袖,醉生梦死,最终只是个亡国君!

命运始终都具有多样性,也许那种放荡不羁和从开始到结局的无奈只是为了造就他在文学、绘画上的一切,然而,可怜他是帝王身!若将这一切都看成一种铺垫,对历史来说是不公平的,生命中牵连着文字的人,不会走进生活的枷锁,不同于普通人的处世观以及毫无规则错乱的内心情感,没有任何理由,没有任何戒备,随心所欲的在社会与情感之间徘徊,昏昏沉沉的在人生中随意走过,也许在某一瞬间大彻大悟,只是涂抹了一个更悲惨、暗淡的场景,情景交融,情中融景,景中生情。潜意识的恍惚,一转身已被突如其来的所有冲击的支离破碎,所有可能的结局最终却交集成最凄凉的一种,陨落的人生如同残花般点点,拽着一根足以把心都牵痛的铁索,走过一片颓废的城,萧瑟的风只增添了颓废之余的荒凉,蓦的一抬头已是泪流满面,杏花绚烂的点缀着一切,何去何从终归都是沦落……

#一片#一种#凄凉#文人#文字#高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