绽放的花儿

说到花,每个人都有自己喜爱的花,但我喜欢的很多,似乎所有的花我都喜欢,喜欢它们的颜色、味道、形状一些什么的,总之就是觉得他们很美。

现在已经是秋天了,早晚也有些凉意了,大概只有像我这样无事的人会在秋天的山上漫步,欣赏着这一片片凋残了的花儿被风掠过的残骸。我发现有一朵小小的黄花,似乎还在挣扎着绽放。虽然旁边的许多花瓣已经败落了,但这一朵还没有,还映着露珠的光泽这又是另一种美了。秋风仍旧不紧不慢地吹着,露珠悄悄的滑落了。花儿像粲然的微笑,凄艳而美丽地随风摇曳犹如一只歇在花枝上的蝶,颤颤地,好像立刻就又会飞走,伴着瑟瑟的秋风飞向遥远遥远的地方……

夜晚,所有的花似乎已经睡去,应该又有许多在默默地凋零。可是,有一种花或说是一类花仍在绽放,因为它们知道,黎明毕竟是无法阻挡的,而它们只有一夜的生命,它们要把自己的美完全地毫无保留地展现出来,纵然周围没有一个观赏者,它们依旧绽放,它们是为自己绽放,而不是其他的,包括它的凋落也那样从容那样静美,它—湛血,凋零。

对于这些花,我的心有些许的颤动,从它的绽放到凋零,感觉是一气呵成,它的绽放已经意味着生命的结束,死可以是这般洒脱,也是某种意义上的美,所以又觉得死亡可以是一种丝毫不打折扣的美丽。

这一类花的美,我很是欣赏,也许更多的是感叹。其实,我们的理想也是一朵花,为了它的绽放我,我们要不惜一切。

花,是一种延续,春去春来,花谢花开,也许生命的本质也是一种延续,我们的追求,愿望,理想等等,其实都是一种延续,纵使我们的呼吸已经停止,但是生命却仍在继续着,那一刻,我也许会明白那类花凋零的美,也许的也许我永远也不会懂了。

秋天的风还真是凉,似乎有些香,风停了,花落了,香却留下了,不知何处的花仍在绽放。

#也是#凋零#它的#的花#绽放#高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