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名应悔

(一)

“啊,要迟到了,妈,你怎么也不叫我!”方岚飞速穿好衣裳。空气中还飘着饭菜的香气。客厅里一级甲等的普通话早间新闻还在照例播放着。

“老爸,快起来送我去辅导班,八点半上课啊!”方岚风风火火地梳头洗脸收拾书包。

“这不是看你第一天放假吗,上了三个星期学了那么累,没敢提前叫醒你。现在也不晚,先吃点再走吧。”方妈好脾气的解释着。“不吃了,反正也不太饿,第一天上课要给老师留个好印象,可不能去晚。”方爸匆匆起床,也顾不得洗脸刷牙,咚咚咚下楼开车去了。

方岚弯腰穿着鞋,方妈把水杯和书包递来,方岚接过水杯,方妈把书包带放在方岚肩上。

方岚在玄关打开门,准备出门,却下意识的回头,偏着头看了看客厅的电子表,时间是2012年9月30日,八点十分五十五秒。眼睛竟然莫名流泪。

(二)

车上,看着仲秋时节逐渐变黄的树叶逐个向后闪去,一个个商店的招牌夹杂在一排排槐树杨树之间也一起向后退去。

在方岚的催促下,方爸开得越来越快。前面红绿灯上绿灯的数字倒计着逐渐变小,而他们到十字路口还有一段距离。如果等到红灯就只能又等一分钟了,方爸这样想着,然后猛踩着油门。汽车弹跳着在黄灯数两秒的时候越过了白线。还没来得及减速,方岚就听到一声巨大的刹车声。这是她昏迷之前听到的唯一声音。

(三)

的确,方岚从来相信自己爸爸开车的技术,毕竟他的车龄比方岚年龄都大。所以方岚从来都是坐在副驾这个新闻上不止一次提起过最危险的座位——而且不系安全带。也的确,方岚从没想象过车祸这个像听故事时才会出现的字眼会真实的发生在自己生活中。

她好像做了一个冗长的梦,梦里不时有人呼唤她的名字,可是她好累啊,不想起来了,怎么办?最后她听见了哭声。好烦啊,我起来你们别哭了好吗?

方岚使劲睁开眼睛,身上像被撕裂一样的疼。她看见自己躺在有着雪白墙壁和雪白床铺的医院里,身上穿着蓝白条纹的病号服,亲友围在床边,一个个都红肿着眼睛,神情憔悴,头发也都没有好好打理。方岚挨个看去,爸爸身边没有妈妈,妈妈呢?

方爸避开方岚视线,只是不断说着醒了就好,还好没有再害死你。方岚似有所感,她更着急了,可是却又说不出话来。有人递来一杯温水,扶着方岚起来喝掉。方岚问:“妈妈呢?”大家都避开眼睛说岚岚啊,你昏迷好几天了,大家都很担心你。方岚更加焦急:“妈妈呢?”这时外公外婆却是再也忍不住了,原来车祸后她伤到了动脉,流了很多血,而她血型是Rh阴性血型,医院血库里没有很多库存了,是同为Rh阴性血型但又贫血的妈妈为她输血。但妈妈身子一向虚弱,再加上输血时出了意外。很多血都被浪费掉……

方岚还未听完,便觉五雷轰顶,身子冰凉,如坠冰窖。她呆滞了一瞬,仿佛周围所有的人声都没有了。然后她奋力从床上起来,发了疯一样拔掉输液管,推开人群,不顾身上剧痛向屋外跑去,在这一刻,她仿佛什么都感觉不到了,她只觉得有无数的手来拉她,有无数人在惊叫。

(四)

这冰凉的走廊像冰凉的人间,医院是个接受生生死死最多的地方,他不会为了谁的悲伤或狂喜而停止运作。方岚丝毫没感觉到自己正赤脚跑在冰凉的走廊上。她疯狂的跑着,想把一切甩在后面,似乎只要她跑得够快,就能拥有超越生命流逝的速度。

许久她才发现自己正来到了医院顶楼,这里没有什么人声嘈杂,因为这里是太平间。

太平间的白色大门正在眼前,只要她伸手推开,就能看到那张她熟悉的脸。

这时,雪白的墙壁和大理石走廊突然都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片伸手不见五指的黑色。方岚行走在这片无声无息的空虚里。突然她看到了很多面高悬于空的古镜,每一面镜子中都是自己和妈妈的过往。

牙牙学语时的调皮顽劣,非要把奶粉吹到有了泡泡时再喝;幼儿园时被人欺负,一向温柔的妈妈跟人家长吵起来;小学不好好学习,老师让降班,是妈妈又在老师面前一再求情保证;上了初中后,每一个挑灯夜读时,都少不了妈妈陪伴的影子;高中时压力大,每一次吵嘴,妈妈都默默忍受……

这些回忆,是她最珍贵的回忆啊。自己也是要死了吗,为什么会看见这些?

(五)

眼前是一个美得不真实的女人,盘着凌虚髻,描着牡丹花钿,穿着飘飘欲仙的古装。她周遭是一片雾气,能看清的只有眼前的木桌子。

隐隐飘来仙乐,足以让人忘却尘世间一切痛苦烦恼。

古装美人招呼方岚,这时桌边的炉火上烹着的茶咕嘟咕嘟冒水花了,她变戏法似的拿出两个杯子,倒上茶。一杯放在手边,一杯递给方岚。

“我知道你一定有很多话想问我。不过先别问,如果你信任我的话,先喝茶。”古装美人朱唇轻启,声音具有蛊惑人心的力量。

方岚照做,下一秒又一口把茶喷了出来。“呸,你这什么茶啊,这么苦。”

“苦,是正确的。这茶名叫应悔,李商隐有诗云:嫦娥应悔偷灵药。这茶便是嫦娥日日后悔流下的的眼泪所烹。”美人莞尔:“很多时候人们来我这里喝茶,并不仅仅是为了喝这一盏茶,而是用喝茶的时间向我倾诉心声,以寻求后悔的机会。”

不等方岚开口,古装美人又接下去说:“我看你灵魂很干净,便想无偿帮助你。”美人用涂了丹蔻的手指指向方岚面前的茶:“现在你再尝尝它还苦吗?”

方岚捧起精致瓷杯,小心翼翼尝了尝,发现竟然变得很甜。

“无论苦或甜,其实都是人的一种感觉而已。茶味随心境转换,是谓人生百味。”美人嘴角浮起莫测高深的笑,在雾气和仙乐中越来越模糊。“你该回去了”。

(六)

方岚感觉眼前的一切像电影倒带一般快速演变。屋檐下的雨滴重返天空,金色的落叶重回枝头,晨练的人在倒跑,云卷云舒。世界仿佛被巨大的力量篡改了应有的程序,一切都在倒回。

回到方岚离开时开门的瞬间。

方岚在玄关打开门,准备出门,然而又鬼使神差的偏着头看了看客厅的电子表,时间是2012年9月30日,八点十分五十五秒。

方岚流出了感激的眼泪。

这一滴泪,仿佛已穿越了无数时空,历遍了无数悲欢。

方岚嚎啕着拥住眼前的妈妈,无论如何,都不能再让自己后悔。

车可以开慢点,注意安全;学可以上晚点,只要专心。然而眼前这点亲情是说失去就会失去了的。如果失去了,如果没有了父母在我们身边,就算梦想实现了又有什么意义呢?人生最美不过你还在我身旁。

“嫦娥仙子,我会好好珍惜眼前所拥有的一切,谢谢你的应悔茶。”方岚抬头,望着雨后苍蓝如镜的天空,会心一笑。

高二:续舒婷

#到了#妈妈#眼前#自己#都是#高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