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少还需别来无恙(五)

“沈珞”

就像是隔了一个世纪那么久,他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说吧,下一秒就该把我的恶行说出来了。

“你”

余音在我的心头许久不散,更令我心慌。

影子里的他显得身材修长,伸手撩了下头发,又整理了下袖口。

“你昨天”

我努力屏住呼吸。

“来的那么晚,今天这般早到真是少见。”

见他说的不是那件事,一身的冷汗也随之退了下去。

抬头向他翻了个白眼,“你管我!”撂下一句话就要从他身边过去。

“高二了,一年半的时间你能考上大学吗?”

我愣了一下,有些嘲讽,“我与你非亲非故,又是个没娘的野孩子,考不考得上与你有关系吗?”

我加快脚步想要摆脱他,他不紧不慢的跟在我身后,语气平淡,一副事不关己的意思却又有种毋庸置疑。

“你很聪明也很有文采”他自顾自的说,“如果好好学习,考上大学不是难事”

他见我不说话,便停下了脚步,我竟有些疑惑他没有跟上来。

“我可以帮你复习”

这时的校园已经陆陆续续有学生进来,我与他相隔十几米,在嘈杂的声音中他的话却仿佛是在我耳边响起。

“你们好学生都是这样自以为是?”我转身对上他的双眼“凭什么要有你的帮助才能考上大学,你是在施舍我可怜我吗,我不需要!”

原来他竟然和别人一样看不起我,也是,好学生都是老师的手中宝,自然狗眼看人低。

我不再看他,向教室走去。

踏进教室,一时间鸦雀无声,无视掉他们的眼神,坐在自己的位置上,面前是他的座位,掏书的动作一滞,心里竟然有些失落。

“老师”

灭绝师太眉开眼笑“快回到座位上吧,要上课了”

他四处看了看,掠过我的头顶,我低下头,移开了目光。

一上午无话。

“好,放学,上午没交作业的同学赶紧把作业交上。”

“喂,沈”

后面的话被欢愉的放学铃声吞没,我不以为然,家里还有一个赖着不走的,谁去管他。

正是饭点,街道两边摆满了卖吃食的小贩,也有不少卖菜的,菜还是刚摘下来的,很新鲜,番茄红彤彤的让人很有食欲,又挑了几个土豆搭配着。

王婶是个寡妇,中年丧夫,一手把儿子拉扯大,卖菜特别讲诚信,不会缺斤少两,有时还会接济我一些。

“王婶,给我过一下”我抬头,礼貌的笑了笑。

“好”,王婶熟练的上秤称重走顺手“3块4,给3块就行了”

“谢谢王婶”我伸手去摸兜,才反应过来早上走的急忘了带钱,不免有些尴尬。

王婶好似看破了我的心思,“衣服洗好了吗?”

“恩,洗好了”虽然奶奶的遗产够我用到高中毕业,但是我往后还要生活,总要做点什么补贴家用。

“上学之前把衣服送过来吧,正好钱还没给”王婶笑笑说道。

我答应着,对王婶又多了份感激。

提着菜站在门口,屋内什么声响也没有,赶忙拿钥匙打开门,让我惊了半晌

高三:君凉卿

#他的#我的#有些#的话#都是#高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