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皇妃(五)

第四章死水微澜,泪眼两相看

明亮整洁的客厅,乔风萤衣换了一身女子的服饰,露出真正的容貌,坐在桌边与北宫宸景安静的喝着茶。这里是她的产业,虽然外观上看起来只是一座普通得甚至有些破旧的宅子,但是内里却是她亲手设计的景致,一花一草都用了她十成十的心血。目前北宫宸景已经得到了她的原谅,以前的事她不会再追究。她决定回到他的身边,继续做他的太子妃。

一来,她看过他的认错态度,凭着他们相识十五年相处八年相爱七年她对他的了解,他是诚心认识到自己做错了。二来,阿含和阿招不能没有父亲,他们那么聪慧伶俐,她不该剥夺他们作为皇子公主,甚至有可能是下一任皇位继承人的权利。三来,就算是北宫宸景再犯错,大不了走了便是。有父皇母后和皇祖母的支持,无论她做什么都不会有人说。为什么不再给他,也给自己一次机会呢?反正离开他她的感情就像是一潭死水,如果能让死水泛起波澜,就算是之后再变成一潭死水也是好的。她,不怕输。

北宫宸景有些坐立难安。衣衣穿成这样就表示她愿意回来了,她也说过愿意原谅自己,可是……在这里等着,是什么意思?她要等什么人吗?

“娘亲!”

从门外跑进来两个孩童,一左一右扑进乔风萤衣的怀里,仰着脸齐声唤她。乔风萤衣素来冷漠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星儿笑模样,她爱怜地摸了摸两个孩子的头,目光温柔似水,盛满了皎洁的月光。

“回来了?去吧,那时你们的爹,以后该叫父王的。”

阿含和阿招早就看见了一边儿坐着的人。可是娘亲没发话,所以谁也没有过去打招呼。这是乔风萤衣的话简直就如同特赦令一般,他们扑过去,满心的儒慕和喜悦。毕竟,“父亲”这种生物,对他们来说太过遥远,也太过于期待了。

“爹!”

阿招喊。

“不对,应该喊父王!”

阿含纠正。

“都好,都好。”

北宫宸景此时那里还顾得上那些称呼,他满心满眼里都是两个孩子的模样,心欢喜的都快要蹦出来。他努力地控制住手不要颤抖,可是看到两个小小的人儿,亲手抱住他们软软的身体,他脸上的狂喜却怎么也掩饰不了——虽然他也没打算掩饰。看着一男一女小小的两个跟他和衣衣一模一样的娃娃,他的心情已经不能用激动来形容了。他看向哭得情难自已的乔风萤衣,走过去,将两个孩子放在她怀里,伸出长臂搂住她,眼圈儿不由得也红了。

“谢谢你,衣衣。”

那天晚上,北宫宸景大汗淋漓的抱着乔风萤衣洗完鸳鸯浴,看着已经累得昏过去的妻子,伸出胳膊将她紧紧地搂在怀里,在她的耳边轻声说。

谢谢你还愿意回到我身边,谢谢你愿意原谅我的过错。也谢谢你,愿意在对我那样失望的情况下留下我们的孩子,将他们带来人间,让他们成为我们永远珍视的,最重要的宝贝。

高二:俞木子

#他们#他的#她的#愿意#死水#高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