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皇妃(四)

第叁章心结难解,悔初年风流

“非也,”乔风萤衣摇了摇头,整理好自己的情绪,掀开被子就要下床,“谢太子搭救,不过,草民仅仅是一介布衣,不敢躺在太子的床上,草民惶恐。”

“衣衣,你不能下床,你还要在床上好好休息几天。”北宫宸景按住被子,一脸担忧的说。

“草民惶恐。”乔风萤衣冷冷地道。

北宫宸景一脸受伤地看着她,“衣衣,你非要这样和我说话吗?”

乔风萤衣垂着头,搬开他按住被子的手,固执地要下床,“草民惶恐。”

“你……”北宫宸景抿了抿唇,突然松开手说了一句话,成功的止住了乔风萤衣接下来的动作,“我没有娶纪滟鸾为妾。”

乔风萤衣盯着他,沉默着,一句话也不说。她眼里的欣喜、震惊、愤怒、悲伤、爱、恨,迅速凝固在一起,结成终年不化的冰层。然而,冰层之下,蛰伏着一只巨大的怪兽,在酣睡中磨着它那锋利的爪子,随时准备着睁开兽瞳,破开冰层,毁灭一切。

“衣衣,其实,当初我觉得,男人三妻四妾没什么大不了的,师父当初也是这么教我的。我一直没说,可我的心里一直认为,你不会离开我。因为你已经是我的人了,如果你离开,就算是和离,你的日子也会很难过。我是你的天,你必须依靠着我才能生活,所以就算是我纳妾,你也不会离开我。更何况,纪将军是为了救我才生命垂危的,滟鸾……也对我有情,所以,我不亏。”

北宫宸景小心翼翼地望了乔风萤衣一眼,试图在她的脸上看出哪怕一丝一毫的情绪波动,可他什么也没有看到,不由得大失所望,只好接着说道:“后来,哪怕是你一声不响地走了,还带走了绾衣园的所有仆役,我也只认为你是一怒之下离家出走,过不了几天就会回来。至于纪将军的病,我也没往你身上想。直到一个月后,你依然没有回来,我派人去查你的消息,却什么也查不到,只收到一封信的时候,我才真正的慌了。

“你在信里说,你治好了纪将军的病,以后再也不会回来了,那个时候我才发现,你对我到底有多么重要。你都不在了,别的妻妾又有什么意义。爱一个人,有她一个就够了,别的人根本就不需要,爱情本来就只是两个人的事。除了你,别人怎么样我都不在乎。入骨相思,我不停地找你,可是一次次的寻找,一次次的徒劳无功。我根本找不到你,你就像消失在了这个世界一样。我几乎要崩溃,每天晚上一闭上眼,你的音容笑貌就立刻浮现在我眼前。

“衣衣,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不该无视你对我的真心。我爱你,从见到你的第一眼起。我知道你在嫁给我的半年里过得很不好,你一次次的忍让,可我总是视若无睹,在别人和你之间总是选择别人。衣衣,再给我一次机会好吗,我发誓,这一次我再也不会亏待你。这四年间我没有让任何一个女人踏进太子府,以后也不会。那些表妹,师妹,恩人子女,青梅竹马,我都不会再管,该怎么处置就怎么处置,一切按着你的性子来。我不会再让你受半点委屈,衣衣,相信我。”

高二:俞木子

#你的#冰层#惶恐#我的#草民#高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