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皇妃(三)

第贰章同心扣,欲语泪先流

太子府大门外,两个侍卫站得笔直,满脸严肃,不苟言笑。忽然一阵风刮过,两人面面相觑,半晌后,侍卫甲有些讷讷地说:

“我方才……好像看见殿下了。”

“我也见着了……”侍卫乙想了想,补充了一句,“还抱着一个人。”

诡异的沉默。

“你觉得……会是太子妃回来了么?”侍卫甲小声问。

“应该吧?……如果太子妃真回来了就好了。”侍卫乙叹了口气,“只有太子妃制得住殿下啊。反正我是不想再看见殿下的冷脸了……真是的,都快要把人给冻死了,一点儿人情味儿都没有,唉,好想念以前太子妃在的时候的那个殿下啊……”

“衣衣?”

北宫宸景将怀中的佳人小心地放在床榻之上,却看见乔风萤衣双目紧闭,抓着他衣襟的手无力地垂下,不知何时竟已经昏了过去。他心中一慌,忙朝着外间大喊:“展渊!速去太医院请太医院院判来太子府!”

半个时辰后。

“这位……呃,公子,乃是忧思过度才昏了过去,休养几天就好了。”胡太医摸了摸胡子,沉吟了一下,提笔开了张方子,“按一日三次服用,固本养元。”

“那她什么时候能醒?”北宫宸景皱了皱眉。

胡太医看了他一眼,又看了床上躺着的人一眼,脸色有些古怪,想笑又不敢笑的样子,毕竟这位爷发起脾气来那可是六亲不认哪,“已经醒了……”

北宫宸景一愣,转过头去,瞧见乔风萤衣正睁着眼睛直直的盯着他看。“衣衣!”他欣喜地叫了一声,扑过去攥紧她的手,看得胡太医直摇头,“你醒了?”

乔风萤衣盯着他,指尖传来他掌心灼热的温度。她身子偏冷,每次和北宫宸景有肢体接触都会觉得很暖,很舒服。她看见他的胸口湿了一大片,紧紧地贴在身上,那是她哭泣的时候打湿的。目光下移,凝固在他的腰间,那个淡青色的同心扣,她亲手结的络子,他们的定情信物,他还戴着?乔风萤衣伸出手去,托起那个同心扣怔怔地发呆,眼神愣愣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衣……衣衣……”

北宫宸景有些忐忑不安的看着她,张张嘴,四年没见,明明有那么多话想说,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乔风萤衣眼圈儿又是一红。他还是一点儿都没有变,在她面前总是这么小心翼翼的,明明那么能言善辩的一个人,她一生气就总是手足无措的说不出话来。她张张嘴,还没说什么,眼泪就又落了下来,吓得北宫宸景手足俱冷,“衣衣?衣衣你别吓我,你怎么又哭了?我有那你惹你生气了,你说,你说我改好不好?”她明明,就不是那种喜欢哭的人啊。

肯定是受了什么委屈了,要是让他找到那个惹她生气的人……北宫宸景眼神一暗,眼里好不容易积聚起来的温柔在乔风萤衣看不见的地方飞快的冰封,寒冷彻骨。

高二:俞木子

#他的#侍卫#太医#殿下#的人#高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