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皇妃(一)

楔子

元熙十四年,金陵城。忆秦娥北边山坡,竹林。

霜衣满头青丝,用一根朴素的镂空玉簪松松地挑起一缕绾在脑后,面上覆着雪白的丝质面纱,上头压着一张面具,不露一丝容貌。常人都道忆秦娥的头牌霜衣平素最爱白色衣饰,硬是在红尘中不染分毫杂质,显得飘然如仙子,不知何时就会离你而去。可唯有她自己知道,她对白衣毫无感觉,最爱的乃是青衣,很淡的那种,却因为喜欢,从来不穿。

她的手保养得很好,十指芊芊,就是有茧也被她用药膏及早地消除了去,掩饰得很好。此时琴音从她的手底缓缓倾泻而出,婉转,安静。箫声在旁边应和着,哀伤低沉,呜呜的吹奏着离别的愁绪。斜倚在树边的少年手持玉箫,神情专注,紫衣与此时他身上压制不住的缠绵痛苦极为相称,广袖轻飘,他却恍若未觉。

“衣衣……”

北宫宸景有些沙哑的声音从唇间溢出,那是由于几天没休息好,不停地吹箫所致。他的声音里带着不舍、带着伤感,可更多的,是不舍。他放心不下她,她那么优秀,万一被别人骗跑了怎么办?她看不见,又喊不出,万一被歹人占了便宜怎么办?可是……他又必须要走,走了,才能给她风风光光的大婚,走了,才能更她平安幸福的生活。

“等我三年。”

他有些急迫地想让她给自己一个承诺。只有这样,他才有坚持下去的勇气。

“三年后,我比十里红妆来接你,给你一个风风光光的大婚。”

乔风萤衣偏过头看他,几乎毫不犹豫的,但是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缓慢的点了一下头。

北宫宸景近乎是狂喜,他摘下她的面纱和面具,却被震撼的说不出话来。那是怎样一种摄人心魄的美啊,怪不得她要把这样一副绝世容颜雪藏在面具之下。看了她,仿佛其他的女子都不再重要,就连她们的面貌都模糊不清。北宫宸景颤抖着伸出手去,近乎虔诚的在她有些冰凉的唇上落下一吻。

“等我。”

父皇母后和皇祖母都不会插手,他们只会乐见其成。这一点,北宫宸景非常清楚。现在衣衣也答应了,剩下的……便只有解决掉那些不知死活的跳梁小丑了。

“公子。”

北宫宸景走后,竹林里突然出现十八个身着黑衣的女人。她们单膝下跪,神情无比虔诚。

“走吧,”风扬起乔风萤衣的发和衣,将不知名的香气吹散在竹林里。

她的神情淡漠而宁静,就好像刚刚经历了一场爱的告白、一场凄婉别离的人根本就不是她。

“我们也该行动了。”

元熙十四年七月,元熙帝迁都燕京,原都城金陵与燕京并称二都。皇子随行。

高二:俞木子

#一场#她的#很好#燕京#金陵#高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