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壶

老李发誓,从此再不喝茶!

“喝茶能干个啥?净误事!戒了!”老李一把抓起茶壶,想摔,没舍得,又搁在了桌子上。当年这茶壶就是老李拼命从司令员手里夺过来的。

五十年前,老李还是个年轻小伙,腰板刚一硬实,就去参加了革命。

“咱就是革命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说这话的是老李,于是,老李被搬到了前线司令员身边,当了警卫兵。革命年代,硝烟传得快,不知怎么打的就打到了司令部,一个炸弹落在司令部大帐里。正在拿着望远镜观察前线的副司令当时就牺牲了,离落弹点最近,炸得连镜片都不知飞到了哪里。

老李反应快,炸弹还在空中呼啸时,一把抱住了正在喝水的司令员,拼命地往桌子底下按。炸弹炸了,桌子底下的司令看到了飞过来的望远镜碎片,眼睛湿了。缓过来后,司令抓起茶壶就往地上摔,老李手快,一把抓住,“司令!”

司令没舍得,放下茶壶,给老李讲了这个茶壶的故事。

“茶壶小,来历可不小。这可是当年皇上用的东西!”

老李拿起茶壶,左看右瞧,还真没有瞧出来啥。

“别看了,落款儿早都给刮了。”司令叹口气,拿出一根卷烟,看了看,没吸,递给老李,老李没接,只是傻傻的摇头。司令接着讲,

“恭亲王奕欣,会拍皇上的,不,是太后的马屁,怎么拍的就那么响!***愣是从慈禧手里拍出了这个茶壶。奕?脑子没转过来这个弯儿,不知道这是个宝贝,随便就赏给了手下的仆人。你说他当初咋就不怕慈禧知道,这东西都敢随便乱赏!”

老李看着茶壶笑笑,“嘿,说不定是奕?穷呗,拿茶壶当银子使。”

“啊呸!他穷?皇上穷他都不穷!”

老李憨憨的笑,不说话了。只是看着茶壶,花纹一条一条的,还怪好看!

“后来出事儿,洋鬼子们打过来了。皇宫里那群人跑得快啊,也得亏他们跑得快,他们跑了,奕?手下那个仆人也跑了。拿着茶壶跑的远远的,后来跑得实在没法了,嘿,偏偏见到了我爸爸。

“我爹他心好,给他一个馍吃,他吃完后,感激不尽呐,就把这个茶壶给了我爹,然后去参加新军了。

“后来,日本人来了。跟条饿狗似的,见啥咬啥啊,看见了茶壶,就想要。爹不给,他们就抢。爹最后把茶壶塞到我手里,说,‘快跑!’我当时小,扭头就跑,腿快,鬼子没追上。

“再后来,参了军,当了八路,这茶壶一直没丢过。”

“那字儿咋刮了?”

“土革时候,躲着点。”

老李不说话了,低下头若有所思。

“好看?想要就拿走吧。”司令像是能看透人心思似的。其实司令心里刚刚掠过小李按他头的场景。后背冒汗。

老李那时年轻,也不懂得谦让,抱着茶壶美滋滋的走了。

后来,解放战争也打了,文化大革命也完了,改革开放都开始了,老李还在用着这个茶壶,楞没想到这是个古董。茶壶青花纹络,韵味十足,好几次有人要买,老李一直没舍得。直到有一年地震,老李全家在唐山。

房子大梁响了,老李惊醒,人老神经模糊,以为是家里来了贼。跳下床一展当年按司令头时的风采,冲进客厅,看那茶壶还摆在茶几上,安然无恙。然后,大梁就下来了。全家,除了夜不归宿出去玩的儿子,还有自己,其他人都埋在了唐山之下。茶壶,免遭一难。

帐篷里,孩子回来了,看见了双眼无神呆若木鸡的父亲,给他倒一杯茶,“定定神!”谁知,老李一把抓起茶壶就想往地上摔,儿子也吓了一跳。刚想说“别——”,老李又放下了。一时间泪流满面。

“别哭了,爸,喝杯茶吧。”儿子说着,眼睛分明红肿。

老李摇摇头,晃动着一头亮闪闪的白发,“不喝了,戒了!净误事儿!”

高二:王一鹏

#司令#司令员#来了#老李#茶壶#高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