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吹过的日子

李其乐写给老师的信

尊敬的李老师:

您好!

非常感谢您能给我这次机会,真的是非常感谢。

那天听了在课上对我们说的您妈妈的事,我心里感慨万千。我本来没有想过把它打出来,只是写做一种怀念。听了您的故事,看到您讲到动情之处,我突然觉得我必须得让更多的人看到我的小说,不仅是为了我的亲人,还为了好多和我有过相似经历的人,我得为他们说出来。

感情是让人类与众不同的亮点,千百年来,同历史一起存留下来的感情是最真挚的,比如亲情。说实话,我之前对它并没有太多的思考,身边的孩子先我失去过对我分享,我只感到了些许悲伤,并没有其它。而这次我亲身经历过,我才深切体会到了一种我从未感受的痛。说起来也真可笑,明明已经有过思想准备,可到了紧要关头还是无所适从。或许只有经历过,亲身体会过才有觉悟才会成长吧。就像您说的,有时候成长是一瞬的事。

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有些人,错过也许就是一辈子。因为我的年少无知,我与他擦肩而过,但我再也不会这样了,我会珍惜身边的人,好好学习,努力保护他们,因为,他们为我付出了太多太多。

非常感谢您提供的机会,您是一位很好很好的老师。我相信,在您的带领下,237会走向辉煌!

祝:工作顺利,家庭美满,每天都有好心情。:-)

此致

敬礼

您的学生:李其乐

2015年10月6日

习作

风吹过的日子

一阵凉风吹过,划伤了麦田,也凌乱了少年的头发。

“秋生啊,出了门要照顾自己,别弄坏了身体,咳咳......”面容苍老的老人对着高个子古铜色皮肤的少年道,白色的长胡须杂乱地飞舞。“知道了,爷爷,我会好好的。”说完,身边的米黄色小狗也附和着叫了一声。听到这一叫,少年顿时鼻头一酸。记得儿时爸妈外出打工时也是类似的对话,临走时问老王家要了一只狗崽给他做伴。小狗在他的怀中微微颤抖,战战兢兢地四处张望,唁唁的声音像猫儿一样,极细。回过神来,狗已经长过小腿,雄厚的叫声也早已不同与过去。秋生的心里忽觉些许空虚。他抬头看这天上的云,洁白,柔弱,正一丝一毫地向远方飘去。

“叱……”急促的刹车声响起,小黄不安地叫了起来。“哦,该走了。”秋生俯身提起地上的行李,爷爷也弯腰帮忙,秋生见状赶忙夺过捆绳:“爷,您腰不好,好好养着等我回来孝顺您。”爷爷皱缩的面庞上挤出些许笑意:“得嘞,人老不中用喽。”

车门关上的那一刹,他害怕了。看着玻璃窗外一大一小的两个身影,他想:“这大概是世上我最爱的两个了吧。”

车在路上,人在车上,远了,远了。

开学第一天,学校里人声鼎沸,形形色色的人围了个水泄不通。秋生一个人好不容易挤过道道人墙,安顿好躺在双层床上铺大口喘着气:“爷爷怎么样了。”他盯着白墙出神。

他的班主任是位教语文有些年头的女老师,袁丽丽老师。袁老师对学生特别严厉,讲课的时候鼻梁上那副无框眼镜片幽幽地反射这窗外的光。她上课很喜是欢提各种各样的问题,所以同学们上课都不敢走神。可偏偏秋生老在想其他的事,所以没少被叫到办公室教育。经过几次接触,秋生发现老师虽然表面上不苟言笑,其实私下很温柔,因此秋生也渐渐喜欢上了这位老师。

日子一天天过去,秋生也结交了许多好朋友。考试的前一天晚上,舍友都在激动地讨论回家,他心里也按奈不住激动之情。望着窗外打着卷儿的小雪花,他想起小时候,一老一少一狗,白白的雪花融化在他们的脚印里……

熬过了考试,坐上同一辆车,沿着来时的路。

车在路上,人在车上,近了,近了。

提包,重味旧路。秋生老远就看到老屋挤满了人,心头一紧,赶忙提着包向门口跑去。那边一看是秋生,也跑出一个和秋生差不多高但是胖胖的男孩。他一把拽住秋生:“秋生,我是东子啊,你别急,你爷爷他……”秋生怔住了,呆呆地看着王胖的嘴一张一合。恍然间,手中的行李好像被人拿走,他也似乎被什么人推到了榻边,而榻上,躺着的,是他最爱的人---爷爷。爷爷紧闭着双眼,嘴巴微张,似乎要说些什么。皱纹深嵌的脸上一副祥和的表情,长而白的胡须上沾了些许水珠轻轻垂在胸前---这一切都给秋生制造了一个幻想,爷爷睡着了而已。秋生轻推了爷爷一把,唤着:“爷,起来了。”可那张祥和的脸犹不变。秋生慌了,他一遍遍地叫,一次次地摇,可爷爷仿佛真的睡着一般,静静的。

爷爷再也叫不醒了。

爸妈不知怎的赶回来吧。中年女人把手轻轻放在秋生肩头。秋生茫然地盯着女人和她身后的男人。对于爸妈,他实在没有记忆,有的只是模糊的五官和淡淡的声线以及,小黄。他飞似地跑出屋去,只看见满地的斑驳,打翻的碗和断掉的铁链。

听人们说,那天爷爷像往常一样早早就在院里溜达,还和路过的邻居唠了几句,嘴里念念不忘秋生要回来。老人咳嗽的厉害。突然间,老人捂住胸口,脸色发白,头上豆大的汗珠子直冒,踉跄地向后退去。老人靠着墙滑下。人们慌了。刹那间,人声,狗声,乱成一片。

秋生坐在课桌前,呆呆地望着在黑板上停停写写的手,这样的日子过了好久了吧。他知道自己考试一塌糊涂,不听课就没戏了,可是他怎么也静不下心来,满脑子的混乱。写字的手顿了顿,眉头一皱。同桌李晴戳了下他,小声说:“袁老师叫你。”是吗,刚刚好像是听到了。秋生连忙起身。“王秋生同学,最近一直心不在课堂上,没有休息好吗?”“没,没有……”“下课来我办公室一趟。”鼻梁上的眼镜幽幽地闪着白光。

“秋生,你最近一直心不在焉的样子,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可以和我说说吗?”袁老师微俯身问道。看着老师关切的眼神,秋生的心一下子就融化了,酸楚顿时涌上心头。

“袁老师,我……我爷爷他……他……”秋生一说话就止不住的啜泣。

袁老师看见秋生这样,心里也把事情捋清了七八成。“秋生,你是个好孩子,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我想说,这样的结果是万万不能料到,也是难以接受的。人终究会走这一步,只是发生的时间不同罢了。老师像你这么大的时候也经历过,所以我明白这种痛。”窗外,枯黄的树叶在枝上颤抖着。

“但我没有被它击垮,我没有失去方向,反而,我更加坚定了,我想好好对待身边的人,努力做到他们对我的期望。然后,我做到了。你知道么,秋生,当我真的做到的时候,我发现一切都是有意义的。悲痛是在怀念一个人,而化悲痛为动力才会让那个人为你骄傲!”袁老师在说最后一句话时哽咽了,幽幽的反光遮住了她渐渐泛红的双眼。

明年春风吹来的时候,这些树,又该是一片葱绿了。秋生突然想到。

门外,语文课代表李晴静静伫立。

从那天起,秋生像是完全变了个人。虽然他失去了最爱的人,但他努力地生活,想把爷爷对他的期望最大化。一天天过去,秋生在成绩单上的位置渐趋前列。班里的同学对秋生的努力惊讶,唯袁老师和李晴含笑不语。“或许在成长中,每个人都要有一些不能言说的秘密吧。”李晴在心里默念道。

车在路上,人在车上,近了,近了。

秋生从车上拽下行李,细细地重味这久别的小路。看着路上密密麻麻的脚印,想到以后不会有那么一个人会在这为他留下一双脚印,心中失落酸楚搅动着男子汉的坚毅——一滴泪珠淌下。仰头,望天,咬牙逼回泪水。

忽然间,空气中传来若隐若现的吠声。他想,要是小黄该多好……他突觉脚边一阵柔软,睁眼低头一看——“是小黄!是小黄!小黄回来了!”他惊喜若狂地喊着,爽朗的笑声和狗吠声交错于天际。

一阵晚风吹过,像一只手轻抚着麦田,轻拂着少年的脸颊,舒展了天上云层的皱纹。

少年与狗,夕阳下,微风中,迎风而立。

高二:李其乐

#到了#爷爷#的人#秋生#老师#高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