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屋

他冲进咖啡厅,气喘吁吁。向四周扫视一眼,找了个靠窗户的位置坐了下来。外面骄阳似火,烘烤着六月人间,咖啡厅里清凉无比,脑袋上的的大空调冒着寒气,像是春风一般。

服务员夹着饮单走过来,半带微笑的看着他,“先生,喝点什么?”

“一杯冷咖啡,谢谢。”

“先生,等人吗?”

他不由自主的把手放在了鼻尖上,“嗯,对。等一个人。”

服务员带着单子走了。他坐在位置上,发现这是一个双人桌。一扭头,就是窗外,外面的人打着伞,吸着冰棍,还是满头大汗,他的视线划过街上的一个又一个人,人群之中,他要等的人还没有来。

咖啡端上来了,果然是冷的,很冷的。

望着对面还是空着的座位,他有些失望。其实那个空着的座椅应该有个人才对,桌子上也应该有另一杯饮品,果汁,红酒,或者也是一杯咖啡,但什么也没有,他又点了一杯咖啡。

“怎么还没来呢?”他心急如焚,不时的扫视窗外往来的人群,不多,但都很坚强,挺着太阳。咖啡厅对面,是一个图书馆,不大,也不小,人不算多,也不算少,楼不高,只有四层,但也不是很低,有十几米。图书馆大门前有个小摊,摆着一个冰柜,一把大伞遮住了整个柜子,天很热,买冰棍的人却不多,卖冰棍的人却很热,也是满头大汗,脖子上耷拉着一根毛巾,还在滴着水,或者是汗。

他把杯子里的咖啡喝完了,现在,他这一杯空了,而桌子那头的另一杯还满着。杯子上印着花,像是牵牛。咖啡躺在杯子里,很静,很稳,一丝不动。窗外的天,也像咖啡一样,很静,很稳,死气沉沉。

天那边,是酱紫色,天这边,是姜黄色,昏昏沉沉,迷迷瞪瞪,连天带人看着都像一个性格,咖啡色的性格。人走在路上,看起来像是在吐着热气,温度被太阳拉的很高,蔫黄的柳枝下有一点点凉意,其余的空气都成了看不见的火,冒腾着,波动着,人影也折射的扭曲。

隔着“火”看那边的图书馆,有一种沙漠绿洲的感觉,沙漠中还荡漾着一方清凉。图书馆旁边,是一个书店,一个小书摊。大太阳下,没有打伞,只是一辆三轮车,敞开了车身,摆上各式各样只要图书馆里没有的书,一旁是图书馆,比起来书摊像一株沙漠中快要荒芜的小草。可是光顾的人很多,图书馆虽大,往来人影依稀,书店虽小,来往络绎不绝。

他端起了另一杯咖啡,一饮而尽,差点没哭出来。顿时一脸表情丰富,看起来欲罢不能。大概是把咖啡当酒了吧。两杯空咖啡,或者两空咖啡杯,放回原位,等的人还没来,就好像已经走了。

“这里有书吗?”

服务员一脸歉意,“不好意思,没有。”

他又看看对面被太阳烤的紫红的脸还在看书的人群,心里有些羡慕。可他有没勇气出去,毕竟他是被这火一样的人间赶进来的。

遥远天边的酱紫色近了,变成了蓝紫色。原本的“大火”被风刮灭,火的怒吼变成了风的呐喊,他打一个激灵,把服务员叫来,“空调风可以关小一点吗?”

“可以。”

他看看对面还是空着的座位,还有空着的咖啡杯,说了一声,“结账!”

刚一出门,大雨倾盆而下,他又打一个激灵,回头看了一眼刚才坐过的位置,那个空座椅,隐约有个女孩,隔着玻璃向她微笑,一招手,他笑了笑,转身走了,顶着大雨。

高二:扶苏

#另一#咖啡#图书馆#的人#走了#高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