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归路(一)

夏天,难耐的酷暑。

蝉鸣声在窗外聒噪不休,叶子都已微微泛黄。地上都快要冒出热气,偏偏还一丝风儿也无。

叶却恍若未见,托着腮望着窗外发呆。脚下的书包里胡乱的塞着一两本小说,上头还遮遮掩掩地盖了几本书。桌垫下藏着几张纸,是她百无聊赖之际信手乱画的涂鸦。桌上摊着历史的辅导资料,她从不摊数学或英语,免得爸妈回来又问东问西,她也答不上来。

刚初三毕业,她考的并不太好。尤其今年卡的严,风声也紧,拿钱出来都不太可能有高中读。而她的分数刚好够拿到学籍,连普通的高中都考不上。

叶却没有像其他家长和学生那样心急火燎,反倒心里有一种诡异的平静,和这炎热的夏日极为不搭。她只担心会是谁送饭回来,是爸还是妈。当然,她希望是妈,毕竟手里还有一堆违禁物品,而且爸的性子和她的太像,喜怒无常的,万一她脑子有时候抽风,和爸对上,又是一阵电闪雷鸣,并且她必输无疑,因为她怕疼,一见到那高高举起的手掌,脾气就先去了一半。嗯,这就像是语和她说的,叫什么来着……哦,同性相斥,异性相吸?

自行车停在门口,车上是一张洋溢着喜悦的中年妇女的脸。叶由衷地笑了,哈,看来运气不错,这下不用担心那些违禁物品被发现了。毕竟,爸在家里的时候,她总是提心吊胆的,那滋味,可不好受。

“丫头,你有高中上了。”妈拿出裹得严严实实的饭菜,“Y市高中。”

Y市高中?Y高?叶一愣,虽然有心理准备但还是小小的吃了一惊。那可是Y市最好的高中呐,不说她,便是班上的第一名,也想都别想。

叶的初中在Y市并不有名,近年来更是一年接一年的不景气。其实以叶的小学成绩可以上Y市最好的初中之一,那些老师也来叶的家里看过,但不知怎的被叶的爸妈给回绝了。

Y高啊。叶一边搅着蛋花汤一边想,看来她的运气真是好,连大名鼎鼎的Y高都能被她瞎猫逮上死耗子似的碰上。算了不想了,叶喝着蛋花汤,在心里说,其实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儿,反正她早就料到了不是吗?有的时候,她的运气真的好到人神共愤,连他自己都经常被吓到。

高二:俞木子

#一年#她的#并不#违禁物品#高中#高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