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粒红尘

月光照在监狱的窗外,像是撒满了盐。

乔楚坐在硬邦邦的床上,双手环膝。她身体消瘦,最小号的囚服穿在她身上也有些空荡荡的。

乔楚瑟缩在角落里,脑海中不断响起昭觉来看她时说的话:

“乔楚,他是爱你的。”

“他卖掉了79号,把钱赔给了徐晚来。”

“他就要离开这座城市了。”

每一个字都仿佛一把尖刀,扎得她鲜血淋漓。

无论她在昭觉面前表现得多么平静,无论她如何暗示自己,她都绕不开那人——闵朗——她唯一爱过的人。

她那么爱他。

可是她毫无经验,所以才爱他爱得那么糟糕,糟糕到差点就杀死了徐晚来——闵朗曾经最爱的姑娘,也是他永远都忘不了的姑娘。

现在,一切都结束了吧。

闵朗连79号都卖掉了。那是见证了她的卑微和爱情的酒吧,也是见证了他和徐晚来的青春与互相折磨的酒吧。

他很快会有自己的新生活,而她,虽然暂时身陷囹圄,但长久以来一直折磨着她的事情,都正在被时间的风一点一点吹散。

当乔楚再次坐在探视窗口前时,和她隔了一层玻璃的人,不再是叶昭觉,而是,闵朗。

闵朗犹豫了很久,终于踏进看守所的大门。

那天,昭觉给他打了个电话,“闵朗,我去看了乔楚。”

他突然觉得,他应该去见见乔楚。

看见闵朗的第一瞬间,乔楚想逃。

但她只是温顺地坐下,低头看着他的手。

这是两只罕见的美丽的手,细长纤巧,不同寻常,肌肉绷紧,色泽白皙,指甲没有血色,修成秀气的弧形,泛出珍珠色的光泽,依稀还能看出上次见面时玻璃扎进去留下的疤痕。

闵朗抿了抿唇,开口:“乔楚,我来看看你。我很快就要离开了。我是孤家寡人一个,没什么好担心的,唯一让我放心不下的,就是你。

“乔楚,你抬起头来,看看我,下次再见面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

他扯了扯嘴角,挤出一个微笑。

奶奶去世以前告诉他,告别的话要笑着说。

乔楚缓慢而呆滞地抬起头来。

她皮肤苍白得像一张纸一样,头发剪短了很多,看上去更瘦了,被铐着的双手青筋毕现。

闵朗有些难过。

他想起那年除夕,在昭觉的陪伴下,乔楚第一次出现在79号。她穿一袭青花旗袍,只化了淡妆,很少说话,也很少笑,眼里却闪耀着夺目的光彩,她是那晚女孩们中的翘楚。

而现在,她坐在这里。二十几岁的人生毫无生机,说不准什么时候会腐烂发臭。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都是因为他。

闵朗准备说点什么,却被乔楚打断,“如果,你想说对不起的话,就算了吧。我们之间,是公平的。你们带给我的伤害,都被那场火烧尽了。在那晚,一切就结束了。我很开心,再也不用忍受你的摇摆不定了。”

她很平静,像是在陈述某天晚餐的内容。

长久的沉默。

闵朗和乔楚无声地对望着,仿佛时间就此凝结了一般。

乔楚还有很多话想说。但她什么都没有说,她觉得自己就快要走出来了。闵朗这个劫,她就快要跨过了。

那场大火,不仅烧毁了徐晚来的工作室,也烧毁了那个为了爱情欲生欲死的乔楚。她觉得,如今这个平静的自己才更像一个完整的人。

闵朗也一样。

他们没有打破寂静。因为他们都知道,这是一生中最后一次这样的亲近,以后,再也不会有了。

探视时间到了,乔楚木然地起身往回走。

“乔楚,”闵朗叫住她,像是挣扎了很久一样,“我心里有过你。”

他转身,阳光透过高高的窗户照进来。已经是秋天了,阳光还是刺眼得让人想哭。

乔楚回头,看见闵朗被韶染成金色的背影,露出微笑,两行清泪从她的眼中无声地滑落。

曾经的一幕幕都如同电影放映一般在眼前闪过。

她经历的所有,赤贫的童年,灰暗的青春,破碎的爱情,都画上了一个句号。

滚滚红尘,人如鸿毛,命若野草,卑贱又骄傲。

她以为自己是一座孤岛,遇上了另一座孤岛,但其实,他们都只是小小的尘埃,风一吹,就散了。

从此以后,对于命运,她再无期待。

高二:张宇

#你的#她的#昭觉#的人#的话#高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