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安山上

????五年前的冬天,我爬了万安山。感谢万安山,它让我明白了许多。

????那正是年关里最忙的几天,大人们已被过年的琐事忙活的焦头烂额,又是串亲戚,又是处理年货,他们似乎被过年的洪水所淹没,慢慢沉入深沉厚重的年味中。而在百忙之中,还能偷得出无限的闲心的,便只有游窜在大人之间的小孩了。

????小孩子在年中自然欢快得多,他们有还未老去的童心,也有仍然充沛的活力,还有尽情玩耍的时间与精力,更在年里,可谓“天时地利人和”无一不备,此时不玩,更待何时?大人们有大人们的忙碌,小孩子有小孩子的欢闹,只有夹在两者之间的青少年,也就是孩子们为了换糖吃在口中声声呼唤的“哥哥姐姐”们,地位尴尬,处境不佳,一边是爸爸妈妈大爷大妈,一边是弟弟妹妹表弟表妹,似乎哪一边都不能得罪,哪一边都不好处理。

???想在复杂的年中还能保持清醒与自由,便只有远离了。可在一大家子都团圆的春节里,怎么才能远离,最好的选择就是爬山。山毕竟远,路长且难,道阻且高,大人们献身于琐事繁芜之中,自然不会跟着半大孩子一起折腾,而那些还在吸手指包糖纸的小弟弟小妹妹们,也没有耐心与信心去攀登那一望无际无际再无际的高山峻岭,所以爬山,便是年关里“哥哥姐姐”们最热衷的活动了,特别是过年要回到山脚下的老家的孩子们。

???远看山有形,近看山无路,等真正远离了大人远离了家远离了哥哥弟弟姐姐妹妹等一切被我认为是麻烦的人事之后,我悄然站在了一座雄伟的大山脚下,记得爷爷告诉过我,它叫“万安山”。这,真的是山吗?群山接连,峻石不断,一座座浑厚的山体像是叠在地上,一层层,一座座,好像没有尽头也没有开始,然而,春节却是冬天,群山上下,寸林不见,寸草不生,连伶仃的虫声鸟语也不曾传出。这山,好不荒芜!四下里,连一丝人烟也没有。

???但对于登山者来说,这山最伤脑筋的,不是山水花草,不是莺歌燕舞,而是,它没有路啊!站在山下向山顶眺望,只见一座小庙俨然立在顶峰之上,就像是一颗钉子钉在了山里。可是四下寻去,竟然不见有路通往,难道这庙是飞上去的不成?望着崎岖的石头土坑,我紧紧身上的登山包,踏上没有路的征程。

???爬山,真的是爬山!待到山腰以上,连一点平坦之地落足之处都已不见,尽是怪石遍地陡崖相随,到达山脊之上,只有一人多宽的小石径,两边都是悬崖,远看群山,尽在眼中,又感觉像是被群山所环绕怀中。山上,不仅植物稀少,连吹来的风,都格外刺骨。虽然爬山之前已做好了充足准备,而且途中又是出了一身热汗,然而到了山顶,还是感觉极其寒冷,像是从火炉里拉出来又扔到了冰窖里一样。山顶的风似乎带着刀子,一道道拉开层层衣服,直逼蜷缩在深处的肤肉,身上的鸡皮疙瘩叠过一层又一层,在这样的寒风之中,甚至连个喷嚏都不敢打,生怕放走了窝在心口的一丝热气。

????皇天不负有心人,风也打过了,山也爬过了,冷也扛过了,在历经近两个小时的征途之后,我终于到达山顶了。山顶就是山顶,风景与山下山腰竟大不相同。虽然依旧没有太多的植物,但在庙旁,却仍然直立着一棵老槐树,尽管叶子早已落完。然而在干枯的树枝上,却挂满了红丝带,随风飘扬。山顶上的风,也比山下小了太多,寒意不减,风力却实在有限,扑扑打在脸上,竟然像是天空的轻抚。面前,就是那座在山下看着很孤独的小庙,安然挺立!

????庙不是很小,庙外的围墙看起来有些岁月,上面很少有涂墙白石灰的残留,斑驳的青砖显露无余,似乎在漫长的岁月里替小庙经受着风吹雨打。我漫步走进庙里,令我吃惊的是,在这样偏僻寂寞的庙中,竟然有人居住。住在这里的是一位老人像是这里的守庙人。我进了大殿,放下包,看着守庙老人虔诚的上香。

???“坐吧。现在很少有像你这样的人上来了。”老人看着我说。

????我显得有些尴尬,因为在大殿之上我没有找到凳子。他的香点完了,转过头来,似乎发现了我的窘状,连忙从佛像后拿出两个小木凳,客气的递给我。

????我坐下来,没等我开口,他就向我讲起了这座庙的故事。

???“这庙要拆了。”他喃喃说道。

???“为什么呢?”

???“要开发啊!”他的语调里有些悲伤,“这座山要建成旅游区了,这庙得拆了重建!唉,二十多年了,要走了。”

????我搓着手,低头无语,一时没有什么好说的。他又问我:“你是上来送香的吗?”

????我摇摇头,我说我只是来爬山的。

???“哦,”他似乎有些失望,“唉,现在确实很少有人上来拜佛了。太远,太不好走。”

???“对啊,这么不好走的山,怎么会有人开发?”

????“明年就要修路了。从山下到山顶,连大卡车都能开上来了。”

????又是一阵无语。片刻过后,我实在无聊,便想要匆匆告辞。临走前,守庙老人拉住我,递给我一根红带子,“这是什么?”

????“平安带。好人一路平安!”

????我笑了笑,“你怎么知道我是好人?”

????“呵呵,是不是好人还能骗得过佛?”

????“那好,谢谢了。”我收下红带,走出庙门。刚一出来,我又看到了庙旁的那一棵老槐树,上面的红带仍在飘拂着,我看看手中的红带,上面印着黄色的字,“好人一路平安!”我刚刚有一个想法萌现心头,不过,马上老人又追了出来。

????“你可不敢像那些人一样把平安带挂到树上啊!”

????我笑着回了句,“哦,知道了。”

????我收起带子,踏上下山的“路”。远远地看见,守庙人仍在庙门口,目送我下山。

????春节总是过得很快,伴随着寒假结束,一年,就这样结束,一年,又这样开始。在忙忙碌碌中,我们又度过了一年又一年。五年后,春节前几天,我回到老家。家中还是一样的繁忙,大人们正忙着置办年货,炸油条,和浆糊,一切年的任务又压在了人们身上,人们又像是浪潮中的小鱼小虾,享受着浪,却又对其无可奈何。

好不容易抽出身,我又爬了万安山。

????模样早已大变,从山脚到山顶,果然修了路,一辆辆汽车来来往往,把整条路堵的水泄不通,因为有了路,爬山便容易许多,没过多久,我就站到了山顶,还有那座老槐树前,只不过,树上的平安带早已不知何处,还有那座小庙,正在被几辆巨大的钢铁机器所蹂躏摧残。当年的守庙人,也不知去了何方,有没有看到亲自守了二十多年的庙现在的模样?

????我站在山顶向下眺望,人群像蝼蚁一般慢慢涌上涌下,我拿出握在手心里的平安带,用力扔向天空。在阳光下,红色的带子随风起伏,带子上的一行黄字,像是在对我进行最后的道别,“好人一路平安!”

高二:扶苏

#又是#山顶#平安#爬山#的是#高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