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手暗香淡淡来

至爱的随手香:
你是否芳香依旧?
当你离去后的一个月,我提笔写这封信,虽心知肚明你无法收到,但却满怀一腔思念,想要对你诉说。
记得你是在我八岁的时候由父亲抱进家里的。那时,“一株烂草”就是我对你的印象。“这样的草,养来有什么用呢?白白占用了一个好花盆。”我心怀质疑。父亲笑而不答,只是把你放在一个最显眼的角落里,一进门就可以看到。
就连水仙都没有这样的殊荣哪!我愤愤不平,对你的厌恶之情倍增。
在那一年春暖花开之际,你也紧紧是挺直了腰板,却不改那萎靡不振的样子,这让我更为不屑:“根本就开不了花嘛!真没用!”父亲却拦住了我那意图扔花盆的手,笑着摇头。自那以后,我再也不看你,也不碰你。
在寒风刺骨的冬天,花儿们都枯萎了。我一面欣赏着芳香的冬梅,一面看你,你被折磨得十分可怜,像是随时都会枯死。我冷笑着看你,拒不服从父亲要我抱你入屋的命令,不悦地想:一株烂草,马上都要死了,还抱回来?
我固执地认为,到不了春天,你就会“归天”。
可在我的不管不顾之中,来年春天,你却还是生命力旺盛地开花了。当我看到你那生机勃勃的样子,一腔羞赧难以退去!
当我触摸到你那细长而青翠的枝叶时,一股清香扑鼻而来,那么的沁人心脾,那么的芳香淡雅!父亲轻轻地笑了:“这,就是随手香的特性,只有触摸,才会闻到芳香扑鼻。”我的惊讶之情莫可名状,更有无比的羞惭!
恍然间,我想到,随手香,你的特质,也是做人的真谛啊!只有尝试,才会获得结果。
从此,我视你如至宝,每天,心事都对你讲,把你照顾得无微不至,连父亲也笑我“鬼迷心窍”了。
可就在我对你的喜爱之情日益增加时,父亲却说,因为一个朋友喜欢这盆花,要把你抱给他。我十分不舍,在家中大哭大闹,却也没有留住你。
送你走的那天,我望着车窗里你的风姿,泪水悄无声息地从脸上划过。
自你走后,我万分思念你,虽然家中还养有水仙、月季等花儿,但我却从不曾认为它们可以与你想媲美,因为你让我懂得的,它们永远做不到。
现在你如何了呢?是否正被小心翼翼地呵护着,还是幸福地沐浴着阳光?总之,我会永远记着你,只因为,你让我的生命,也开出了幸福灿烂的花儿。
祝愿你在新的环境里更好地生长!

旧主:林相宜

#你的#我的#父亲#看你#芳香#高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