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二状物作文:话说家乡美食

"唯有美食与爱不可辜负

一盘色泽鲜亮的糖醋里脊端了上来,在热气缭绕中,我莫名湿润了眼眶。

小时候偶有几次去了楼外楼,点了一盘糖醋里脊后,便对这道菜无法自拔,天天张口闭口就是糖醋里脊,我无法抵挡住酸甜可口的它。

当时外婆活动还很灵便,做起事来一点不拖泥带水,得知我心念糖醋里脊后,撸起袖子就要给我做。我奔也似的溜进厨房,倚在水池边,看外婆是如何做的。外婆是江西人,但对杭帮菜却拿手的很。外婆先用花生油将里脊肉炸一遍,再抹些料酒,放入锅中复炸,“呲滋”的油花伴随着里脊的香气,在厨房弥漫,可这种香气没持续多久,便被外婆迅速捞出,我望着外婆有了些许皱纹的手臂端着还有滴着金黄的油的铁漏斗,问道:“阿婆,为什么你要那么快的把肉捞出来啊,多炸炸更脆呢!“外婆用袖子擦了擦浸濡在花白头发中的汗,豪爽的笑了几声:“肉可不会越炸越脆,只会越炸越老,到时候口感就会差很多。”外婆像一个教书先生般说道。然后是酱汁,外婆用最正宗的做法让红糖化在锅中,甜丝丝的香气直往鼻子中钻,我翕动着鼻翼大叫:“好香,好香。”憨态可掬的模样逗乐了外婆,她把肉与酱汁充分融合,倒在如白玉般的盘子中,冒着热气的里脊肉红棕的可爱,色泽红亮,油花与酱汁变成晶亮的一滴溅在盘子边缘,我几乎能想象到它的口感,肉质软嫩,微烫,酸酸甜甜的味道在口中爆开,刺激着我的味蕾,浓稠的酱汁裹满微脆鲜香的里脊肉,“嗷呜”都说刚出炉的菜最有灵魂,还没等外婆撒上葱花,我便夹起一块细品,果然好吃!我想再夹起一块时,外婆啪一下打了我的手,大喝:“且慢,给我洗手去。”我嚎叫:“我用的是筷子!”“快点!”“哎哟…”

我当时天真的以为,外婆会给我做糖醋里脊永远,可当我长大了,外婆年事已高,手脚不再麻利,却还是会给我做糖醋里脊,只不过我明白,这种次数在一次次减少……我咬着发老的里脊肉与未化开的红糖,外婆紧张的问我:“好不好吃?”“很好吃的!”我笑眯眯的看向不再风风火火的外婆,眸中泪光闪过,又用力点了点头,有些哽咽:“真的很好吃!”

我想起那时活力的外婆,那富有人间烟火的厨房,有什么在悄然逝去,有什么却永恒未变。

这世间,唯有美食与爱不可辜负!"

#初二作文#外婆#我做#油花#糖醋#里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