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心而离居,忧伤以终老(中)

<叁>
正当他们讨论最激烈时,一位侍卫前去,走到凌浔面前,恭敬道:“将军,外面有一人找你。”
他无心唤人,淡淡道:“先将他安顿好,一会我去。”挥手示意侍卫退下,转身又与众将士讨论。
久罢,天色已晚,周围只能听见风吹的声音,又讨论了一些,有的将士起身告退,而他也有了一丝丝的倦意,这才想起有一人寻他,便让侍卫请来。
侍卫带着一位素衣姑娘进来,从远处瞧,居有落雁之姿,待近处看,只见那女子云鬓轻绾,白衣素裙,一双眼眸似月湾泓水,晶莹剔透。轻轻唤道:“阿浔,我来了!”
凌浔呆呆的站在那里,看着眼前的人,刚刚还为打了败仗而自责的他瞬间痊愈,他语无伦次地唤道:“你是……兮……兮诺?”他有些诧异。
兮诺冲他笑了笑,言:“这不就是我嘛!”
短短六字,扫平了凌浔心底最后的疑惑,他望了望眼前的人,厉声道:“阿诺,你怎么来了,不知道这里很危险嘛?!”侍卫早已识相的离开了,偌大的军帐里只剩下这两人。
兮诺拍了拍他的肩,试图抚平他心中的不满,俏皮地说:“想你啦,所以我就来了!”
他宠溺的看着眼前的姑娘,拥入怀中,道:“阿诺,谢谢你能来!”
彼此,侍卫忽然夺“门”而出,道:“将军,不好了。敌军即将冲进来!”
听后,他来不及安顿好心爱的姑娘,便急匆匆地拿上战袍,奔赴战场。
<肆>
她随意在这军帐里走动,地上简陋的铺盖,吱吱呀呀的椅子,还有那沾了鲜血的战袍,映入眼帘。她也曾责怪于他不能多抽出一些时间来陪自己,原来这些年,他一直过得这么苦,而她在京城守望,也不知流了多少泪。
忽然一位侍卫奔进军帐,言:“将军苦苦挣扎,却还未守住城门,城门已破!”
她听后,全然不顾还有一个侍卫的存在,跑向战场,无一丝大家闺秀的气质,待她来到那里,便见一个血染战衣,死死挣扎的人,她满是心疼。
那一刻,她散尽一身修为,替他挡住迎面而来的弓箭,修补残缺的城墙,恢复受伤的士兵,手持长剑,替他拿下敌军主帅的生命。
凌浔拖着孱弱的身体,扶着侍卫的手,看着心爱的姑娘为她冲锋陷阵,满是心酸,都是我无能,还要让她一人替我收复,他站在那里,呆呆地看着心爱的姑娘在战场上的英姿飒爽,满是诧异。
他本想打完后,寻她问个究竟,却见兮诺面如苍白,冲他一笑,便化为一颗种子落在地上。

#一人#一位#侍卫#初二作文#的人#看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