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心而离居,忧伤以终老(上)

<序>
那个大雨里,是你为我撑一把伞,笑着拍拍我身上的灰尘。
那一年,我十五岁。是你不顾众人反对,坚定地说,阿浔你可以的。
那一眼相识,是你走到富家公子面前,厉声教训,为我护短。
……
所以,兮诺,我要去奔赴战场,实现抱负。
而你,可愿等我回来?我愿为你,卸去戎装,许君红妆十里。
<壹>
次年,捌月大将军凌浔远出西征,讨伐敌军。洛兮雅亲手为他披上战袍,笑着说:“阿浔,我等你回来!”
转眼三载岁月,一日凌浔刚刚打完一场胜仗,同行的队伍在城附近举行庆功宴。
那晚,凌浔脱下战袍,与众将士饮酒。
“还是凌大将军厉害!”
“对呀,若没有凌将军,我们怎能如此顺利攻占到这里?”
……
凌浔笑着看着他们在那里说,只不过自己从小不胜酒力,刚刚喝了几杯便有点头疼,起身告退。
<贰>
他回到军营,皎洁的月光照在他身上,使他感受到了家的温馨。他想到了远在京城的洛兮诺,心中默默道:“阿诺,你还好吗?”
“报——”一个侍卫急匆匆地跑到军帐,道:“将军,敌军突袭!”
他停止回忆,大喝一声:“派人守住!”随即从军帐里出来,准备与敌军决一死战。
狼烟起,满面黄沙,是赢亦或是输,他在心里默默想到。塞外的风轻轻吹来,略显凄清。
今晚,我便倾尽全力,也要赢!
怀着这种信仰,凌浔跨马,手持长剑,与敌军主帅抗争到底。
只是,由于疏忽防备,鹤城被夺,我方惨重,他也是伤痕累累。
那一夜,他带着残余的侍卫和健全的将士来到居鹤城十里外驻扎,总共不到千人,伴着月光,商讨明天的战事,势必要将鹤城夺回来!
……

#为我#初二作文#到了#战袍#敌军#笑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