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在空中被风剪碎

我在这样一个夜晚被淅沥的雨声敲打着醒来,耳机里传出的那段被重复播放无数次的旋律。致使我混沌的大脑渐渐苏醒,清晰地暴露在静谧的夜里。

是谁在聆听“雨打芭蕉”的旋律?是谁在思念共剪红烛的恋人?是谁倚栏吟唱“骤雨初歇”?这雨声勾起了记忆,勾起了思念,勾起了心头沉淀已久的岁月的尘埃。

回想那一季我们的青春张扬,即使在最繁忙最灰暗的日子里,即使在高考这巨大的“恐惧”下,依旧笑得阳光灿烂,明媚如春,好友的宠爱,让我相信这世上友情竟可以逼爱情还死心塌地,暮色四合的时候,两个女孩漫步在大街上,漫无边际地聊天,漫无目的地走着,漫不经心地开玩笑,一切都那么自然,亦或在周末顶着烈日,大中午地在街上闲逛,只因为她call了我,将一个人的寂寞无聊转化为两个人的嬉戏打闹,日子就这么偷偷溜走,嫉妒地看着我们的快乐。还有哥哥,那个“半路杀出”却有血缘关系的哥哥,虽然不在身边,可他的声音总是无微不至地呵护着我,多少个夜晚,在被窝中对着电话哭泣着诉说自己的伤心无奈,多少个夜晚在他的安慰中抱着手机沉沉睡去,现在想来,那种姿势美好地让人心痛,那段美好的时光已经飞逝远去,再难寻回。早已不是孩童的我,也只有在某个孤寂的雨夜里,才会偶尔想起过去,靠着早已不可能回头的时光取暖。

有太多承诺不能兑现就流散在岁月地长河里,慢慢失去轮廓以及最初的模样。

其实谁也不会和谁一直在一起,谁也不会背负太多他人的悲喜,那些曾经说要永远在一起的朋友,终是会隐没在茫茫人海中,不知去向---忘记是谁先淡忘谁,谁先淡忘过去,从未想过,分手的理由竟也可以如此动听、

这夜雨似乎没有停止的趋势,而又有多少人。在这个雨夜里清醒?

我将脑袋埋入枕头,那么多的心事和回忆,在这风雨声中密密地成长成森林。

我们在各自的天空中努力,彷徨时不会忘记远方有默默的祝福。

弦断了,可以接起来再弹;

花殇了,还会再开;

至于缘分,我相信它无处不在。

亲爱的朋友,走了那么久,路途依旧遥远,那些看到的风景,遇到的人,说过的话,唱起的歌,我们都慢慢遗忘,在下一个路口或许与你相见。或许与你分别,可是请不要忘记,走了那么久,我还是会陪你一直走下去。

#他的#勾起#太多#我们#走了#高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