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纪念

细细咀嚼过往,有记忆,关于我们。但并不是感人的。唯一我们一起感动的还是黏糊在一起边听歌边看《会有天使替我爱你》。那不是一种感觉,看着她哭得稀里哗啦,还转过脸来让我看她一发不可收拾的凄惨度,一本正经,那是唯一想做的是冲出去爆笑一顿!但也只能想,但也只能忍。陪她“感动”得挤眼泪。

小说中大多写兄妹,大多都是《蓝色生死恋》那样,不是写亲情。而是徘徊在亲和情之间。

而且大部分都是妹妹很闹,在她唯一安静的时候,另一个“看着她熟睡时的可爱脸庞”……

我想我大概永远也不会有这种机会。

在我睁开眼的时候那张典型得黄种小女生的脸不知道已经在距我的脸不到1分米的地方静置多久了。于是和她在一起的清晨,多数是惊醒的。

她习惯那样观察我,并把它作为起床的第二件事(第一件是睁眼)。真搞不懂她都在看什么。我可是个标准的地球人!

不过这些也都只是小时候……

习惯了学校的作息安排。有几次,当纯黑灿烂成色彩,当梦境突变为现实的那一刻,她真的很安静的躺在旁边。终于,我获得了这种机会。终于,我可以体会她的心情。那种观察,不是作为长辈的那种慈爱。事实上我也只比她达三个月而已。只是想盯着她看。那时的脑子是空白的,不想为什么这样,只是想这样做于是也便这样做了。

当她的睫毛略微有些张角时,我想偷鸡摸狗是被人发现了那般惊慌。没有失措,没有在四下里找个地洞钻进去,而是猛地闭了眼,故作一脸平静和朦胧来掩饰被下慌乱的心跳。

这时,会有所期待。期待再次睁开眼时,眼前仍是她那张烂漫的大脸。

这出戏,我注定扮演熟睡的那个人。

一切也只是因为习惯,习惯醒来后边刷牙边跟她炫耀我起的比她早。习惯在吃东西时分给她一口,也习惯张开嘴吃掉她送来的东西。

炫耀,但她却永远也不知道炫耀的内容之后,发生了什么。

这出戏,她不是导演……

我亦不是。我只是个被感觉牵着鼻子走的演员。

她说,我习惯在别人面前装作比她大很多,左一声妹右一声妹的。

恩,我知道。她一直是很不服气我妈叫她妈姐我却要叫她妹的。

但我也知道,我是真的在装。不过也只是遇到什么状况的时候。

我习惯装的比她沉着,习惯装的比她冷静,习惯装的。。。装的很有本事,习惯装的比她大很多。

但这不是炫耀了,而那时在我脑子里闪过的词是……应该。

在遇到危险时,我应该比她沉着,应该比她冷静,应该神通广大,应该从来也遇不到挫折和困难。

因为我应该保护她。

虽然,我不可能时时冷静,不遇挫折。

因为,我也只不过是个比她达三个月的,女孩子。

“遇到危险”,呵,说得好像在大谈政治。但实际上我们也真的遇到过危险。这是我们的私人记忆。我不想多费笔墨也不想透露。但我真的很引以为荣。我们,专属于我们俩的,危险。这是其他亲人所没有的专属回忆。虽然起因应该完全是我的过错。

只是当时从高墙上跳下来的时候,就算身高刚刚够墙高度一半的我扭到脚也不能不能发出一声无论多轻的呻吟。依然要用手和肩撑起她的脚。

不然她会怕,她会难过,她会没有安全感。

我们都还是孩子,没有资格谈“责任”。仅仅是应该,想当然的应该。

还记得“黑白”和“彩色”嚒?

虽然只是虚拟,虽然只是表面的,虽然只是两个名称。虽然我……只是“黑白”,但我应该去习惯。不是奉献而是交融。应该去习惯。习惯去充点你的生活,我们的记忆。

#习惯#只是#她的#应该#比她#高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