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中依旧

我所在的高中,是县里一所最好的高中,也是县里一所最差的高中,因为县里一共一所高中,这里卧虎藏龙,什么人才都会出现,可以说只要有钱有权就能混进来。

高考成绩出来的时候,我风尘仆仆从乡下赶来,我没有老班问成绩,我给他的印象不佳,就像他给我的印象不好一样。题名榜上,我顺看三遍,倒看三遍,终于发现,我连“三本”都没考上。于是,决定补习,为什么不呢?平时和我难分伯仲的一些同学上了“二本”还浪费几十分。

新一届的高一年级学生入学报名注册,我和每一位补习生一样很荣幸地沾着高一年级新生的光在高二高三年级学生欢迎欢迎热烈欢迎下再次踏入这卧虎藏龙之地。高一的新生显然不知高中生活的残酷,个个笑容在挂,从他们的雄心勃勃我想起了三年前自己的不可一世,不禁为他们三年之后的多少欢笑多少愁暗自心愁。

步入复习的正常状态,猛地发现,除了自已的思想有较大被动之外,一切事物几乎原班旧马,大家唯一共同的变化就是从高一变成高四,小的时候,我就开始遵从“一切听老师的”,希望在老师的一言一行下,做个遵守纪律,考试拿高分的好学生。从小学到高中,遵守纪律的梦想算是实现了,考试却少有拿到高分,当拿到高分时常想,若这世道能永远这样墨守成规,那自己至少也算个墨守成规的人才。然而,这个梦想在高三准备高考时被自己破灭了,尽管中国还有成千上万个在教师要求死记硬背下墨守成规的优秀学生。于是在老师要求死记硬背下,我开始转而硬背《史记》,用心思考身边的每个问题。

这里是卧虎藏龙之地,所以学校的纪律少不了要被打破的。一旦有学生打破了学校的纪律被逮着,学校恐人不知,张榜炫耀,乘机罚鸡儆猴。每当学校在全体师生面前读“违纪通报”时,总让我想起高三时学校给我的“记大过”处分。凭良心说句公道话,其实,当今社会的学校虚假成风。至于怎么虚假,不看别的就看“违纪通报”。学校“违纪通报”的开头自古不变,莫不是“查,高几年级几几班学生某某,平时不严格要求自己,无视学校纪律……,现已查明……。”这种通报让我感觉自己不是在学校,而是在衙门,只差学校没设断头台。“平时不严格要求自己,无视学校纪律”如果用在别人身上,我无话可言,用在从小一向视纪律为命令的我的身上,学校未免虚假得太没了水平。至于“现已查明”是否真的查明有待考究,不过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从被抓后放到通报的那一刻,学校是没再找过我的。记得翻墙后被后勤人员抓着,写好检讨书,交完保证金,尽管我的理由充分明了,按领导却丝毫不心软地说,先回去,我们会秉公处理的。随后的两天内,我和舍友们都在讨论着我会受到怎样的处分,有的说,理由充分,最多警告处分,有的说,念你平时表现,最多点名批评,有的说,交了保证金,应该不会被处分,有的半开玩笑说,为了不影响你的未来,买几包烟去和校领导私了,说不定现在校领导在等你呢。只恨我天生没有送礼的本领,况且我坚信校领导会秉公处理的。校领导在经过两天生漫长等待后,一气之下狠下心来给我个“记大过”处分。

坦白说,我是讨厌翻墙外出的,尽管我自己翻墙外出了。翻墙那天的事是这样的;中午放学不久,接到家里来电说,身份证给乡下的班车带来,要我中午到车站拿身份证。情况较为紧急,班主任早已出差,请假是不行的,想请领导签个名,但校领导向来行踪诡秘,何况已经放学。虽然如此,但我可以向门卫叔叔请求外出,而我没有,因为那是徒劳的。我们的门卫遵守一切门卫和职业原则:欺矮怕高,欺小怕大,欺软怕硬,见到漂亮女生两眼放光,高三时,我同桌的前桌是位漂亮女生。此女生天生一块谈恋爱的料,自高一至高三,男朋友已换了五届。在一个寂寞难耐的下午自习节,该女生决定独闯校门出去会男朋友,无奈被门卫迅速截住,此女生向来洞明一切门卫的内心世界,于是呆立在门口不动声色五分钟,其间,门卫眼神在此漂亮女生身上游移飘忽,五分钟饱了眼福之后满怀关切地叮嘱出去要小心,这些都是那女生后来亲自告诉我和同桌的。虽然我们的门卫可恶之极,但也有可爱之处,比如说高大强壮的男生出入校门就能和老师出入校门平起平坐,但门卫只要看到矮小软弱的学生出入校门则会立刻尽职尽责起来。我身高一米五九,在学校体重从来不超过四十九公斤,断没有向门卫请求成功的可能。自忖出门无望,情急之下,人急翻墙,只恨这是我生平第一次翻墙,毫无技术与经验,让后勤人员三下五除二地立了大功。

学校是教育之地,更是经贸之区。校领导向来慧眼识英才,小卖部和食堂里所雇的员工个个饱含经商经验。在这个已不用“分”作货币辅助单位来衡量物价的中国社会里,我们的饭卡在小卖部和食堂无缘无故被多刷去几分钱,由于每次被多刷的金额极小,学生们出于慷慨,都不要求加回,所以此伎俩为员工们频频所使,而且屡试不爽。新生入学更是千载难逢的商机,初来乍到,新生对物价的了解就像初恋者对爱情的认识一产朦胧模糊,员工们则是情场老手,出手之黑辣令黑厂老板汗颜。高二时,我曾看见一位高一新生在小卖部初次买一件一元五角的东西而被刷去三元,等好新生走远后,那刷卡的员工对身旁的同事低声说,现在不多刷点,以后就没机会了。这一天机不幸泄漏于我,于是我一副新生对校园物价陌生的模样走过去指着一盒“伊利酸酸乳”问多少钱,员工见我乡下学生的打扮,发现商机再降,不敢怠慢,脱口而出:四块五。我说,别这产嘛,我都高二了,你还想坑我两块。

那时斜阳正好透过玻璃窗,罩住员工,员工本来白里透红的脸,在阳光的映射下已是全面红光。

#学校#我的#纪律#门卫#领导#高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