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片叶

本非天涯沦落人,何必相逢与相识

“大树,大树,你为什么不愿让我同你一起玩呢?”小蝶惘然的问。

“因为你我本是不同世界的。”

小蝶黯然。

小蝶本是花仙谷里一只随风起舞的蝶,拥有硕大而多彩的翅,轻轻摇曳着的尾。在花香四溢的海洋里,过着自己甜蜜的生活。

直到有一天,小蝶心血来潮,想要瞧瞧山谷外的世界,于是,便邂逅了大树。

小蝶看到大树的那一瞬间,仿佛时光都忘了流动。天地间,只剩下大树纷繁而错落有致的叶在随风翩跹,那是不同于柔和的花所拥有的妩媚的舞蹈,而是充满了潇洒大气的味道,闪烁着太阳的光辉。

可是,大树却对她说,他们不是属于同一个世界的。之后,便保持了沉默。

小蝶无奈,向大树旁的忘忧草询问,忘忧草淡然地说:“他么,从诞生之初就注定孤独,春花秋月,风霜雨雪,默默地,守望一个人的风景,也只想守望一个人的风景。”

小蝶还是固执地留下来了,她用蝶舞告诉他,碧海青天,也需要点缀。

大树默然,依旧照着原先的规律默默地运行下去,一棵选择不开花的树,生活淡然而从容。

小蝶在不远处远远地望着他,渐渐明白曾经在花仙谷不能明白的东西,有些苦涩,有些沉重,却带着清凉。

月如钩,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

秋去冬来,忘忧草变得枯黄干萎,大树也落尽了叶,进入冬眠,在朔风中,显得更加沧桑与落寞。

小蝶单薄的翼也渐渐抵挡不住严寒的袭击了。在一个淅淅沥沥的雨夜,万籁被雨的和声所掩盖,千种思绪涌上心头,那些曾经忽略的情感,侵蚀小蝶的最后防线。小蝶忽然分外的想念花仙谷。既然这样再等下去了也就这样,那就算了吧。小蝶打算明天天一晴就回到那个属于自己的世界里去。

怎敌他,晚来风急

但小蝶还是留下来了,因为她发现了一只鬼鬼祟祟的蜘蛛。她本该逃,蜘蛛是她的死敌,可知觉告诉他,他会对大树做出不利的事,她要保护大树。

不出所料,那只蜘蛛是修了千年的妖精了,专门靠吸取大树的精液存活。他"嘿嘿"的笑着,兴冲冲地爬上大树,准备将嘴前的吸管伸入枝干中。

小蝶愤然向前。

朔风忽忽地吹,似乎带来了死亡的气息。

蛛蝶大战。一死一伤。

小蝶受了蜘蛛的诅咒,华丽的纹饰变得灰不溜秋,就像枯叶一样。这便是最早的枯叶蝶了。

那一刻,小蝶想,自己和大树总算是在同一个世界了。在蛛丝的纠缠下,小蝶力尽不支。

蜘蛛的吸管也断了,再也无法作恶,从此,不知所踪。

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

残缺的翅在蛛丝的缠绕下悠悠地飘荡,飘荡。就像大树忘了擦的眼泪。

后来,不知在第几回风和第几场雪里,蛛丝断了,残翅就那样从容,舞蹈着落了下来。

第二年春天如约而至,万物复苏,到处生机勃勃。谁也不知道这个冬天里发生了什么,大树也不会知道,依旧,守望一个人的风景。

天尽头,忘忧草摇曳生姿,忘了忧。

#世界#大树#小蝶#蛛丝#蜘蛛#高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