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三议论文:勿过度

新型冠状肺炎已在全球蔓延,这是否又是自然在向人类社会发出警告呢?

曾高呼“不要口罩要自由”的意大利已成为欧洲的疫情重灾区!经过漫长的历史岁月,人类建立一套社会法则,构建起一座庞大的精神大厦,可是,在自然法则面前,人类如同沧海一粟,渺小而不堪一击。

回到那个久远的年代里,陆地上覆盖着茂密的植被,数千年,地球经历着风云变迁,电闪雷鸣,原始森林大片消失,陆地显露出来,于是便进化出了第一批人类。猿人们采集野果生活着,又过了数千年,突然智人发现了火,学会了制造工具,并经营起了农业,过起了刀耕火种的日子,渐渐还做起了手工业,商业,人类迅速成长着,成长着,力量越来越大,搞起了工业革命,大量污水,化学用品排放,大气上空的雾霾堆积得越来越多,河水受到污染,水生生物,陆生生物也加快了灭绝的步伐,历史舞台,越来越多的物种隐去,从此销声匿迹。天花、艾滋、SARS、新型冠状肺炎侵袭人类社会,人类开始了与病毒的抗战,从某种意义上讲,这何尝又不是自然在向我们表示不满呢?

人类从自然中走来,也从自然中成长,却贪婪地占有着造物者的财富,

黑格尔曾说,“历史是一堆灰烬,而灰烬深处有余温。”我们是否从历史的余温中得到什么教训呢?

“适可而止”,这四个字在当下或许恰如其分地告诫了我们是时候该停止了。反思历史,是为了更好地拥抱未来。

武汉的一名志愿者拍下了一张照片——一名护士送87岁的患者做CT,从医院大门走出的那一刹那,天际的那一轮夕阳,正散发出橙黄色的暖阳,护士停下了脚步,患者也抬起头,共同欣赏着夕阳的余晖。苏东坡有言“是造物者之无穷藏也,而吾与子之所共适。”是自然馈赠了我们美的享受。曾几何时,蔚蓝的天空从我们的眼里淡去,取而代之的是拔地而起的高楼大厦;曾几何时,清晨那一声婉转的鸟鸣从我们的耳边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城市马车水马龙的鸣笛。

“敬畏天命,是我们安分,是我们自知人的极限,而注目于人力所可及之处。”我们是否应审视自我,对着自然保留一份敬畏之心?

#人类#冠状#我们#的是#自然#高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