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贵适道

究竟是出于生计的原因,还是为了实现政治抱负,还是两者兼而有之,尚难以断言,但有一定是可以肯定的,孔老夫子是不甘寂寞,一心要做官的。
《孟子》中有一句“孔子三月无君,则皇皇如也”三个月没有人找他做事,居然就惶恐不安了!《阳货篇》有“子曰‘吾岂匏瓜也哉?焉能系而不食?’”希望别人用自己的急不可待之心,溢于言表。为了得到别人的重视,他曾声称“苟有用我者,期月而已可也,三年有成。”,甚至夸下海口说“如有用我者,吾其为东周乎?”虽然因为始终没有被重用有过怨气,谓“道不行,乘桴浮于海。”但当子贡问他:“有美玉斯,韫椟而藏诸?求善贾而沽诸?”他却依旧是毫不迟疑地回答“沽之哉,沽之哉,我待贾者也。”可见随时准备出仕。
孟子称他是“可以仕则仕,可以止则止”其实只说对了前一半。他老人家是绝不甘于“止”的。倒是那个守城门的说得对,孔子是个“知其不可为而为之者”。他的学生子路受他的影响也是积极主张做官,认为“不仕无义”,但同时也认为“君子之仕也,行其义也。道之不行,已知之矣。”可见也是个“知其不可为而为之者”。
看来读书人希望能做官,古已有之。所谓“古之人三月无君,则吊。”考其原因,无非有二:一是要改变自己的经济地位;二是要实现自己的政治抱负。如孟子曰“士之失位也,犹诸侯之失国家也。”“士之仕也,犹农夫之耕也”。
希望做官原本也不是坏事,坏的是“恶不由其道”!

#他的#做官#孔子#孟子#自己的#高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