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三写景作文:庐山二

之所以去庐山,是受了李白的蛊惑。他那“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的呐喊,穿过大唐,一直回响在我心灵深处。再者,苏轼的“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也起了很大的推波助澜的作用。也熟悉毛泽东的“无限风光在险峰”,其实好长时间不知道这“险峰”就在庐山。

庐山位于江西省北部,耸立于长江南岸、鄱阳湖之滨,自古有“匡庐奇秀甲天下”的美称。同行的余导讲,这里不仅冈峦环列,山峰多达九十余座,而且长年云雾缭绕,烟雨弥漫。她那瞬息万变、瑰丽奇迷的山色,为历代文人骚客讴歌不已。

我千里迢迢来到庐山,只为一识其“真面目”。可是,庐山似乎对我的造访并没有表现出应有的热情。

众所周知庐山是避暑胜地,可是盘山公路上严重的堵车弄得我不免心烦,虽然时节已是初秋,在闷热的大巴内我竟然不停地流下汗来。看看长蛇似的车队,心越来越燥,看焦急也解决不了问题,干脆把视线投放到窗外,慢慢欣赏庐山路景吧。

苏子当年由黄州贬赴汝州任团练副使时经过九江,游览庐山。瑰丽的山水触发逸兴壮思,于是写下了若干首庐山记游诗。《题西林壁》是游观庐山后的总结,它描写了庐山变化多姿的面貌,尤为后人所传颂。据导游讲,庐山的盘山公路共有四百个转弯,随着大巴在山路的曲曲折折,时走时停,庐山也不断翻转它的面目,真的呈现出了“横看成岭侧成峰”的架势来。想到自己坐着车就领略了苏轼艰难跋涉后的景致,不免为自己的坐享而沾沾自喜,刚才的不悦亦一扫而光了。

下车后,我们直奔*笔下的“天生一个仙人洞”之去处。这是一个天然洞穴,这里不仅是历来最为游人所喜爱的胜景,而且是道教的福地洞天。相传唐代名道吕洞宾曾在此洞中*,直至成仙。仙人洞进口处,为宜圆形石门。门上方正中镌刻“仙人洞”三字。左右刻有对联:“仙踪渺黄鹤,人事忆白莲。”入圆门便见一大巨石横卧山中,宛若一只大蟾蜍伸腿欲跃,人称“蟾蜍石”。石上有一株苍松,名石松。石松凌空展开两条绿臂,作拥抱态。其枝枝叶叶,密密层层,蓊蓊郁郁,生机盎然:其根须裸露,却能迎风挺立,千百年不倒,充分显示了庐山松特有的坚强不屈的性格,堪称庐山一奇景。

顺石径小道逶迤而下,苍翠崖壁间一岩洞豁然中开,洞高达7米,深逾14米。洞壁冰岩麻皱,横斜错落,清晰地记载着它那漫长的岁月,这就是仙人洞。洞内有一石制殿阁——纯阳殿。殿内立吕洞宾身背宝剑石的雕像。两旁有两副对联:“称师亦称祖是道仍是儒”、“古洞千年灵异,岳阳三醉神仙”。洞穴最深处,有两道泉水沿岩石而降,滴入天然石窖中,叮咚有声,悦耳动听。我立于石窖之外,聆听许久,大有“如听仙乐耳暂明”之清爽,若不是导游规定了集合的时间,我倒愿意在此地逗留良久。

本来此番游庐山我的愿望还在于能到香炉峰,很想亲身感受一下“飞流直下三千尺”的雄伟壮丽,可惜的是导游告诉我们李白所到的香炉峰,在另一遥远的所在,因为时间的关系,我们恐怕无法到达了。眼看烈的夙愿不能立遂,我登时有了不可自拔的遗憾。

下山的时候,倒也随处可见飞泉流瀑,但是总感觉不如李白的来得壮观激烈,也就少了几分欣赏的意趣,而且看到有的瀑流之下一深潭,旁边的石块上总写着“青龙潭”“黄龙瀑”之类,印象当中感觉无论何处的山,只要有瀑有潭,总能见到类似的名字,也不感到有何稀奇了。

快到山脚下的时候,忽然看见一个卖旅游纪念品的小摊,轻瞄一眼,一个红色的镯子立刻吸引了我。不是俗艳的鲜红,也不是压抑的紫红或暗红,是一种鲜亮的红,剔透的红,红得超凡脱俗,我很想买下来,一问价钱25元,其实不算贵的,可是那一会有根筋不对了,非得给人家15元,最后摊主讲定是20元,我还是咬定15不放松,正在这时,同伴说集合的时间快要到了,呼唤我下山,我竟然义无反顾地掉头而去。可是没等我走到山脚,我的肠子已悔青了,很想得到,可是再也没有碰见类似的镯子,到我离开庐山,直至离开江西,我都无缘再见到类似的红镯子了。

除了香炉峰,这算是我在庐山的第二大遗憾了。

有些东西,真的是要看缘分了。

#可是#庐山#我的#镯子#香炉#高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