癸巳年的尾巴

大年三十,随着时间的隆隆声渐晰渐铿锵,已不是作为名词所被悬于口中,作为一种期愿。而今不得不感叹时光流速之快,竟还未来得及回味上载的年味道,年尾烧的清香的气味就招至嗅腔中了。时光有时匆匆有时漫漫无尽。
大年三十的事特别多,我家的习俗一般大忙于午饭过后。妈妈奶奶忙于烧制丰盛的年夜饭,而我和爸爸则有更艰巨的任务--贴春联和上坟。贴春联没什么难易度,可惜贴的是买的印刷制好的对子,不能同古人般自出联子再自书出独具的年韵,唉!就这样我怀着惋惜的情绪进入了咱家陵园,来送些压岁钱给我的祖先们。

忙完以上两件事,按照往例,我得去沐浴更新衣了。再逝去一两时辰,就会打开有春晚的荧屏年夜饭开席。当然在开席后有几份不错的红包也会大同小异被哄过来。绚丽的烟火俞发绚丽,欢送所剩没几钟头的今年,以最绚丽的绽放姿态,在苍穹中擂出迎接明年的豪迈。

新年以至愿自我奋发以最好最强的姿态迎接中考,如绚丽的烟花迎接即将到来的甲午年。

初三:月耀苍穹

#初三作文#年夜饭#忙于#绚丽#苍穹#迎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