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三抒情散文:雨中雨下雨见你

“哗啦,哗啦”,一见窗外大风大雨,刘妈急忙催异香与她一同到屋外收衣。异香必须比闪电还快,才能一滴雨水都没淋到地把那些衣物收进屋内。可惜,他不是闪电侠,他还是被雨水给击溃了。半身湿哒哒,衣物也没救得了多少。异香无奈地把那些半湿半透的衣物丢在衣篮里,然后四肢无力地躺在沙发上。“阿秋“,异香打了个很重的喷嚏。他觉得很冷,快不行了,急忙跳起来,往浴室的方向走去。打开暖水器,水通过花洒往自己身上打,那股冲击,那股温暖,在大冬天里,是多么的爽快。

“买朵鲜花吗?先生?这是自家种的哦。“,”妈妈最近生病了,女士能否行行善,买几多鲜花。我想为妈妈换取汤药。“这大冷雨天,一位小女孩在人行道上徘徊,不穿雨衣,不撑伞,不找地避雨,手里却紧扣着一藤制篮子,里头装着好几多鲜花。好可惜,那些花瓣都经不起倾盆大雨的狂袭,个个都低着头。好可惜,不见光明的天气里,花儿们都不能够大放异彩,颜色显得暗淡,被雨水给洗刷褪色了。其实,难道没人发现吗?无助可怜的小女孩,任凭大雨摧残,也要为母亲换取汤药费。忽然,一辆汽车经过,刷的一声,把道旁的水都溅起,喷了女孩的一身。在同一个宇宙,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时间线上,女孩被水冲击,异香也被水冲击。明明都是水,女孩身心确实感到多么寒冷悲痛,异香却倍感暖和快活。

“真舒服啊,真暖和啊“异香是这么说着,然后又跳上沙发,侧躺着,继续观看《五分十三秒的心跳》。当时针真指着十二时正,异香被忽如其来的打雷声给打断了观看电视节目的雅兴,他转头望向窗外,无意间看见了她,那个手握篮子的她。他有点惊讶,想也不多想,自然地扭开门把,跑向女孩的所在处。“呃,你在干嘛?下这么大雨怎么一个人呆在这里?迷路了吗?”女孩很确认自己没听错男孩说的话。同时,这男孩爱多管闲事,问东问西的老毛病又发作了。女孩愣了,不知所措,不知男孩的语气过重,还是男孩的无意关怀,激起了女孩的泪泉。女孩是哭了,但哭得不明显,毕竟泪水与雨水融合在一起了,都分不清那些事泪哪些是雨,唯一能确认的是,她确实在哽咽。男孩不多说什么,直接拉着女孩的小手,往屋里行去。“走”,男孩就抛下了那么一句,就与屋外的残忍天气告别了。“该死,才刚洗完澡,又冷了一身,哎哎哎!”男孩一边抱怨,一边把毛巾递给女孩。她依旧不知所措,双手颤抖着接过毛巾,微微点个头,便尝试擦尽一脸一身的雨水。男孩灵光一闪,突然想起了什么事。“话说,你刚才在哭吗?你叫什么名字?住哪里哦?”。来了,男孩的老毛病死都改不掉。女孩红着脸:“我刚才是太惊讶了才哭的,没什么。我叫….我叫….”显然初次见面,小女孩还是没完全放下戒心。“我叫梁….梁婷”,额?他竟然说了,或许是被异香的言行举止给感动了。“我住在不远处,为妈妈卖花赚取汤药费,妈妈生病了。”

异香啥也没说,只点点头。他从厨房走出来,把一杯温水放在梁婷手上。梁婷双手紧握着盛着温水的玻璃杯,尽力去感受着那股暖流。她,第一次遇见那么暖的局面,那么暖的人,那么暖的,水。

放晴了,雨停了,梁婷也走了。

“你以为你很来了不起吗?你不过是个废物,我只要出去随手找,就能找人替代你!”,大老板把一大贴报告砸向异香的身上,然后便坐进豪车的后座。得意洋洋的总裁,贱笑着,用鄙视卑微的眼神瞟了一眼,随着大老板骑车离开。转眼间,十五年过去,他跌坐在街角凭栏处,连蓦然回首的心情都没有。“轰隆”,老天爷真会开玩笑,在这时间下起了倾盆大雨。异香仰首看着乌云密布的天空几秒,边转过头笑了一笑。那种傻笑,是失落的,是伤心的,是悲痛的。”嗒嗒嗒…”一阵脚步声,逐渐变得响亮,然后就莫名地消失了。此刻,男孩留意到了奇怪的地方,他抬起头斜视,看见了一张熟悉又陌生的脸孔。“异香?”,梁婷问道。男孩虽知道了这是谁,却别过头去。女孩啥也没说,就只坐在他的身旁,静静地守着,陪着。这一天,雨下了一整天。

再过了个五年。女孩拉着戴着眼罩的男孩,来到了这条老街道。今天,还是下雨了,女孩故意的,故意选个这么一天,这么特别的一天。她想令男孩难忘些什么吗?或许吧。女孩摘下了男孩的眼罩,雨越下越大。男孩一睁开眼,就只见二十年前似曾相似的画面。女孩笑着,表情显得有些羞答答。男孩斜着头,显得有些好奇,有些疑惑。“刘异香,你这傻瓜,我喜欢你。”,女孩开口了。男孩其实都知道,他是知道的。他再次闭上眼睛,摸着头傻笑了一阵。“对不起,谢谢你,我不能够跟你在一起,希望你找个更好的。”异香给了她一句这么荒谬的答案。她完全没预想到这结果。女孩扁着嘴,双手搭靠放在身后,眼睛看着地面,脚尖敲着地板。眼睛开始红,她的眼眶开始红了。“刘异香,你这大傻瓜!”梁婷大喊了那么一句话,便转身跑了。男孩继续傻笑,嘴角上扬,但为何感觉这笑容是多么的堕落和心酸。

再过个五年,某家医院的病房里,窗外下着雨,秃头的刘异香,奄奄一息似的躺在病床上。

再过个五年,同样的日期,同样的天气,同样的街道,但不同的是,今天,只有女孩。

再过个五年,刘异香坟墓多了一个墓碑,刻着“梁婷”二字。这一天,同样的日期,同样的天气,却是空无一人的街道。那个街道,留下的只是他们俩的足迹,只是雨下过的痕迹。

人生没有多少个五年,人生也没多少场风雨,放手一搏换晴天,也放手一搏接雨天。

中小学写作指导、写作素材、优秀作文以及有奖活动

尽在“作文网”微信公众号

#五年#女孩#异香#男孩#雨水#高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