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草

下午放学的时候在小区里逛了逛,想看看有没有苜蓿。许是去年年末那一场雪的缘故,小区里一些绿地大都荒芜了,抬眼望去,满目枯黄。

不经意的,一抹新绿骤然闯入眼帘,我不由惊讶。细细瞧去,哦,原是几株不知从何处迁来此安家的野草,细长的叶子恣意的舒展着,柔弱的身躯,在和煦的春风中轻盈舞蹈。我想,若非绿化管理部门的疏忽,她们必定是不得存在于此的。

我忽然来了兴致,颇有几分刻意的寻去。这仓促而生的野草,好似知道了我的意图,纷纷从藏身之处探出头来,这儿才三两丛,那儿便连成了一片。我如发现了新奇玩具的孩童,不停地觅求着,好像从苦涩的咖啡里品味了出丝丝缕缕的香甜来。

在越来越多的绿中,我做了一个葱茏的梦,梦中零落着遍地的翡翠,梦中有最勃勃的生机,最坚韧的意志,最顽强的精神。

我仿佛听到,那不屈的生命,在奋力的嘶吼,大声的宣告。

我不禁低低浅吟:“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一字一句,生怕惊扰了这些翠色的精灵。

夏衍在他的《野草》中说:“生命开始的一瞬间就带着斗志而来的草才是坚韧的草,也只有这种草,才可以傲然对那些玻璃棚中养育着的盆花嗤笑。”

人生在世,我们是否也当如野草?

听,乌江畔又传来了春的气息,西楚霸王自刎的地方,新绿悄悄换了几番。在结束生命的前夕,项羽如果看见招摇的疾风劲草,如果有了“宝剑锋从磨砺出”的顿悟,那么,改写历史,“卷土重来未可知”。

面对苦难,那些低下高贵头颅的人们是可悲的——他们仅仅只是看到自己失去了太阳,便痛哭流涕,自暴自弃,最终,将再也看不到夜空群星的璀璨。

人生在世,我们当如野草!

史铁生在生命最美好的时刻失去了双腿,他日复一日游走于地坛,却没有就此沉沦,而是挣脱束缚,攀上了文学的高峰。

谁说绝境中就不可逢生,要相信,生命原本就是一个不断受伤又复原的过程。

站在这派绿意盎然面前,我又低吟出声:“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高三:朱惠涓

#春风吹又生#枯荣#生命#野火烧不尽#野草#高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