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少人的负重前行,才换来了你的岁月静好

想来谁都愿意做一个闲散的人,日子纯净简单,生活并无别声,有大把的时光,用来虚度,而不用去担心流年逝水,转瞬白头。只是这世上有多少人可以如此幸运的安享静好时光,独坐在绿苔滋生的木窗下,泡一壶闲茶,静看日落烟霞。

——白落梅《岁月静好,现世安稳》和大多数的孩子一样,从出生之日起我便开始享受来自父母的千般疼,万般爱,说不上是公主般的待遇,却也是全家人捧在手心呵护的宝。在父母的一路保驾护航下,我的人生似乎并未有太多的磨难,甚至是一帆风顺。尽管偶尔的几次小风浪,却也并不影响我对生活的追求与向往。寒暑假很多同学去打工挣钱,我看着也有些小兴奋,无奈我的父母总是万般阻挠,并劝我:“你要是真觉得无聊,不想待在家里,就出去走走看看吧!”于是,就这样,我开始了自己一个人的旅行。每年的寒暑假,我都会有大把的休闲时间,这时候,我爸就会给我设计路线,我妈就会给我准备行囊,于是我就搭上了开往重庆,成都,西安甚至丽江的列车。车票,酒店,行程统统都不用管,我的任务似乎只有拿相机记录下这美丽的风景。但这么美妙的风景怎能独享,于是我经常把拍的照片晒到朋友圈。美景,美食,还有热情的异乡人,让我的那些同学羡慕得红了眼,他们常对我说:“你也太幸福了吧,能经常出去玩儿,哪像我们呀,不是补习就是打工,你爸妈对你也太好了。”我对此总表现的不以为然:“钱挣来是干什么的?当然是花的呀!要懂得享受生活”小时候我体弱,经常生病,我父母一直很小心的照料我,更是鼓励我多出去走走。他们说:让心情愉悦些,对身体总是好的。彼时的我,时常在朋友圈发一些文字,大多是“岁月静好,现世安稳”之类的内容,这不禁让我的许多小伙伴感慨我的幸运。偶然一次机会,我有事去父亲的单位找他,到办公室却不见他人,询问他的同事才知道他在楼下等客户。我边纳闷上来时怎么没见他,边匆忙跑下楼去。一下楼却看见父亲顶着呼啸的冷风站在大楼门口,就这样站着,毫无遮拦。尽管在南方,这二月的天,温度还是很低的,料峭的寒风里,父亲只穿着单薄的春装,笔挺的站在外面,我们之间仅仅隔着一层玻璃门。我在门内,享受着空调吹出的暖气;父亲在门外,忍受着刺骨的寒风。隔着一层玻璃门,我清楚的看到了他脸上冻起的一层鸡皮疙瘩。他带着谦卑的笑容,专注的看着远方。我脑海里突然涌现出自己之前秀的那些幸福,不由苦笑。在那之前,我确乎不知道父亲的工作如此辛苦,那些光鲜的背后,就像他穿着单薄的春装在寒风中瑟瑟发抖一样,不过是咬紧了牙关的支撑。青春年少的我并不曾懂得自己的那些快意的活法,都是来自父母的躬身托起。我迷恋席慕容的诗,做琼瑶的粉,为赋新词强说愁,唯独没想过父母的辛劳和苦累。而我,长这么大几乎还没在家里洗过衣服,甚至是洗碗。曾经有邻居奶奶在看到我满手的尖长指甲后艳羡的说:“吃得好,养头发;玩的好,养指甲。养了这么长的指甲,日子该是过的多舒坦啊!”我听后不但不觉得羞愧,反而有些沾沾自喜,略显得意。现在想来,着实让我愧疚的无地自容啊!父母为我承担了太多的累,我却一直以为那是天经地义。众生皆苦,没有人会被命运额外眷顾,如果你活得格外轻松顺遂,一定是有人替你承担了你该承担的重量。那个替你负重前行的人,一定是这个世界上最爱你的人,他总是怕你太累,而把最多的重量放在自己肩上。如果有一个人对你好,绝对是命运的恩赐,而不是理所应当。哪怕是夫妻。哪怕是父母。你要学会珍惜那个人。

高三:王欣然

#我的#父亲#父母#玻璃门#的人#高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