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深处的灰蓝色

我,又要迟到了——

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射大地时,人们便开始了一天忙碌的工作,清晨的阳光总是轻柔的,平行的光束小心翼翼的斜着洒进窗子,像新生的幼儿盼望着新世界。

不知是兴奋还是激动,开学前几天总是熬到很晚才睡,夜里总是幻想着新同学新班级的面貌,迫不及待的想让时间再流得快一些,最好马上就到开学的那天。

“叮叮……叮叮……”一长串催人的音符响过,而卧室的床就像魔兽一样抓着你,即使是醒了,也还是想怀着侥幸多睡一会儿。

“几点了?开学第一天都迟到?”每次总是在妈妈的嚷嚷下才慢慢起床,“才几点,这么早哪会迟到。”我嘟囔着,心里满是不服气,下意识的抬头看了看表,“6:40..糟了..”

穿好校服,来不及吃早饭,抓起书包就冲向了门口,把门“咣”一下关上,门后只留下妈妈无奈的眼神,我迅速的跑下楼梯,好像下一秒就要世界末日。跑累了,肚子开始咕噜时,一丝诱人的香味悄悄的进入了我的鼻子,我揉了揉肚子,顺着香味走了过去,那是第一次,我与灰蓝色相遇。

开学在9月,秋风还很凉,树叶沙沙的奏着大自然的曲子,视线里模模糊糊出现了一个矮小的灰蓝色的背影,走近后,才看清了那个背影的正脸。那是一个弓着腰,身穿灰蓝色大衣的爷爷,瘦小的让人可怜,仿佛秋风再大些,再猛烈些,这个瘦小的灰蓝色身影就要倒下了,“娃,要吃个地瓜吗?”爷爷露出那参差不齐的黄牙,笑嘻嘻的对我说,脸上的皱纹一条一条的狠狠的戳痛了我的心,我开始为这个爷爷不平,难道他没有子女吗?

“嗯..”我愣了许久才想起还没有回答爷爷的问题,从牙缝里好歹挤出一个字来回复,因为,我实在不忍拒绝。

“好嘞!”爷爷一边说着,一边用粗糙的大手给我装地瓜,爷爷笑得更开心了,像小孩得到自己盼望已久的东西似的。我接过地瓜,问了问价钱,爷爷伸出一个手掌,“5块..”我心里有点儿小小的震惊,我给了他50,因为身上实在没有零钱,拿到找回的钱,顾不上吃,就迅速的跑向了去学校的方向。

到教室,吃完热腾腾的地瓜,算是填饱了肚子,至少这一上午不会再饿了。数了数零钱,是两张二十和一张五元的,新同桌探过头来:“诶?这张怎么这么厚?”她抽出了我手里拿着的一张二十,惊讶的叫了起来:“这是A4纸印的!没有钱的光亮!”教室里的目光全都转向了我俩,在一片唏嘘声中,我真想从同桌手里抽回那张假钱,在心里早就骂了那个老头一万遍:

“哼,连小钱都坑,真不厚道!”

“害我白在教室里出丑!”

“别让我再看到你!”

总说秋风瑟瑟树叶狂,一层秋雨一层凉,不就外面就下起了小雨,刚开始雨还不是很大,后来,天空像是不过瘾似的,奢侈的把雨滴撒的到处都是,我快速的跑回家,趴在窗台上,看着外面雨蒙蒙的像是笼罩了一层纱,可心情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雨下了有好一阵儿了,一拍脑袋才想起来车子还在外面而且没锁,我有点儿慌了,“万一..”我不敢往下想了。

走到楼下,又看到了熟悉的背影,灰蓝色的小点点在雨雾中站立着,好似一幅水墨画,灰蓝色的旁边,看到了我的自行车,不知是雨水还是泪水将我的眼眶打湿,想起之前内心的怨恨,我拖拉着脚步,不敢面对那位和蔼可亲心地善良的爷爷。

爷爷看到有人来了,先是警惕,后来看清是我,才问了句:“娃,你的车子?”我不知该如何用言语来回答那简短的五个字,只是点点头。爷爷笑了,仿佛很有成就感,我又一次看到那一条一条的皱纹和参差不齐的黄牙。

我给车子上锁后,不经意的回头,那灰蓝色的身影,渐渐消逝在雨雾中,但却深深的留在了我的记忆深处。

高一:刘晓彤

#一条#地瓜#我的#爷爷#蓝色#高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