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世界

总是说世界那么大,想要去看看,也许是我们太过稚嫩,不敢迈出那微小的一步,害怕的是痛还是流离?并不了解这陌生的惶恐,淡淡的对自己说晚安,然而却骗不了暗处的眼。

很喜欢余秋雨在《苏东坡围城》中的一段话“成熟是一种明亮而不刺眼的光辉,一种圆润而不刺耳的音响,一种不再需求对别人察言观色的从容,一种终于停止向周围申述求告的大气,一种不理会哄闹的微笑,一种洗刷了偏激的淡漠,一种无须声张的厚实,一种并不陡峭的高度。勃郁的豪情发过了酵,尖利的山风收住了劲,喘急的细流汇成了湖。“心头一震,理想中的我所追求的不就是这种从容大气的成熟吗?却是自己蒙住了自己,看不清灯塔。

我咬紧牙关,任凭可笑的生活鞭挞,压迫。咬碎牙,咬碎骨头,只会挥出自己早已疲软的拳头与它抗争!我从未放弃过战斗,可是呢?疼!脉络清晰的疼!最可笑的便是如此,越是疯狂的抗争,生活越是极力的浇灭你的怒火!

人的寂寞,只有自己的心知道!

有时候会觉得莫名的心慌,也许世上每个人都有这样的情绪,惶恐,孤单,不知所措。淡然,从容,轻描淡写。人活得方式千奇百怪,可笑的是不管怎么活都只能在自己的世界里。终生踏不出去一步,在自己小小的圈子里隔绝着,哪里想得到这种生活是不是真的属于自己又或者反抗,摆脱?

就算是寂寞又能如何?用什么刺激魂魄才能够在苦中作乐时笑的自然,放荡不羁。一直都有一个梦想,要去看看五月天的演唱会,不为了什么,因为他们曾经给了我信仰。在我快要放弃的时候,是他们的音乐让我支撑,那些美的到哭的歌词知我理想世界中的爱人!有一种建筑,叫做公寓,很多人在里面生存着,而不是活着,像是没有思想的机器,被压扁,报废在荒野中。一直很感谢我的每一位老师,他们在我追寻我记忆中的理想世界的道路上为我引路,我可以回忆起每个老师的名字,相貌,语言,神态,,有时候想到就会哭,我们的理想世界有他们组成的吧,他们是建造者。疯狂冒出头的是任性的挑拨,变色的生活还可以忍受多久?撑得累了就放放吧!

高三:钟福利

#一种#世界#的是#自己#自己的#高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