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来少年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停停走走的旅途中,一半都是过客,总有一人在追赶,一人在奔跑,追的太慢,跑的太快,都会错过。

爱情也如是。

世上两种人,薄情人,痴情人。

薄情的人多的是虚伪、假意和无谓,大过他所赋予的真心。就像一出戏,看客都入戏太深,分明人在戏外薄凉如冰,还念戏里的他痴情不弃。

薄情人热衷于各种借口的推脱,用尽力气演绎自己的痛苦。反反复复不过如此。游刃有余的穿梭在痴情人的纸醉金迷。

年少以为的爱情,是梦幻,是迷醉,是闲云野鹤是闲话桑麻。

后来经历的爱情,大多是将军与公主,一个志在保家卫国,一个贪恋金丝巢穴。

初识的少年,知了世故,残损的棱角。

仿若商场橱窗水晶材质的展品,很暖,却让人望而却步,一个标价就断了触碰的心思。

如果没有人给予你温暖,记得成为自己的太阳。

可惜太阳也有日蚀,所以你不必时刻保持着发热,去尝试刮风下雨,会有另一番景色,一如曾经历过悉数的你,往事终究如烟,少年依旧可以简单。

#一人#爱情#痴情#自己的#薄情#高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