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生

众人行路匆匆,百万灵魂漂浮空中。

——题记

十九岁的我能干些什么,要不时地思考。十九岁我已是成年人,有独立的思想,却没有独立的经济。十九岁之前的我,是一个随时都能掀起风雨的少年,唯恐天下不乱,十九岁我学会沉寂,懂得蛰伏,收敛锋芒,不再是那个手持利剑的少年。十九岁,正值青春年少,刚刚迈入尘世,享受生活的艰辛,懂得来之不易。

曾经的我,不明白生活,学不会收敛,不知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以为自己就是王者,事实以己为先。现在的我,不争不抢,心若止水。也已明白生活的不易。谁家曾有风流少年,谁家少年放荡不羁。我早已不再是那个不谙世事的少年,尝尽风霜雨雪,看遍人间疾苦,方知“不易”二字要如何书写。

听过一首歌,名字叫做《大唐李白》,我一直喜欢李白的风流,一直喜欢李白的诗。“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我将这句话视为信条,后来不再去做风流少年,我又明白了一句话“识时务者为俊杰”迫切要离开父母独自生活的我,很深刻的理解了这句话。生活首先给我们带来的是压迫,只有承受住生活的压迫,才能明白得来不易的艰辛。

看着大地上行走的人,一个个光鲜亮丽,却没有一个沉稳的灵魂的,每一个人的灵魂都漂浮在空中,或高或低。我的灵魂也亦开始漂浮,像他人一样一点一点失去重量。我亦庆幸生活还能给人带来一丝丝压迫,让人在漂浮的同时能找回一点点的重量。十九岁没有惊心动魄,也没有轰轰烈烈,只是抱着一点点的希望,去追求一个小小的梦想。

我想我还是那个风流少年,只是被时光打磨去了棱角,开始品味世俗的滋味。十九岁我心中仍旧清明不染纤尘。大千世界之中,我的灵活无足轻重,唯有我自己珍惜。哪家少年初心不变,这篇没头没尾的文章,写给自己看,也写给和我一样的其他人。我希望每个初出尘世的少年都能初心不变,都能承生命之重,活出自己的人生。

陌上有儿郎,谁家少年足风流!

#十九岁#少年#漂浮#都能#风流#高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