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的故乡

“名乎利乎道路奔波休碌碌,来者往者溪山情景且停停。”?这是清代着名学者李渔在修筑且停亭时所拟下的亭联,其自身亦为高雅养性之人,身经战乱,他却懂得回归精神的故乡,访逸叟闲夫,弄鲜花幽草,求艺术之技,最终竟在闲散中悟得戏曲之谛,将中国戏曲推向了新的高度。

在我看来,精神的故乡或是哪一方让你魂牵梦萦的故土,或是那一份心底的安然。于我,我应去回归那一方精神的故乡。

李渔回归精神的故乡大抵是现代人所缺少的吧?匆匆行驶的车辆,海量更新的数据,“赢在起跑线上”的理念,都掀起了都市人对回归精神故乡的向往,然而被时代裹挟着匆匆向前。在“停下你就出局”的威胁下,人们更怕输了人生。

但你可知日本女画家玦文子回归精神的故乡去寻觅蓝仙子吗?她将孤独奉为精神的食粮,不愿鲜活的生命被粗糙的生活磨钝。82岁高龄的她,孤身一人来到喜马拉雅山上寻觅蓝仙子。党羽那红黄忠的蓝仙子相遇的一刻,玦文子被震撼:“她仿佛静滞在时空中,等待我已千年。”那一刻,她感悟到了震撼人心的大美,那是匆匆生活的人们无论如何也感情无不到的。他回归到了精神的故乡,感悟到了世间最纯净的美。

回归精神故乡所关乎到的不仅有对外在美的寻觅,更有对内心的叩问与洗涤。台湾着名诗人、画家蒋勋视为高雅之徒,他说自己被俗世生活磨得浮躁不堪了,便坐下磨墨。看那墨汁晕散在清水之中成毫无章法的黑,内心便也平静下来。儿时秉守的那些专注、淳一也便回归胸襟。回归了精神的故乡,内心也便平静、淡然。

无论是林语堂在那个动乱的年代潜心于国学研究,还是罗念生医生专注于古希腊艺术的翻译与推广,谁又能说这不是另一层意义上的回归精神的故乡呢?

《菜根谭》中有言:“世人动曰:‘尘世苦海’,殊不知世间花迎鸟笑,尘世不尘,海亦不苦,彼自苦其心尔也。”是啊,当人们能够回归心中那一方精神的故乡时,又有何愁苦呢?

心若不动,风又奈何?你若不殇,岁月无恙。红尘匆匆,我惟愿寻觅心中的那一方精神的故乡。也许要等到看尽人间美景后,才愿脱下红尘华服,细数平淡中的落花流水,但我更希望你我都能寻觅到心中的那一方净土,那精神的故乡。

#到了#回归#寻觅#故乡#精神#高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