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中征文]我所不能抵达的世界

若。

你是我所不能抵达的世界。

请允许我,在经年以后,勿忘心安。

——题记

熏湿了眼眶的暖风里,夹着诱人的橘香,我穿梭在橘树低而繁茂的枝桠间,深嗅鼻尖带有过往记忆的香甜味触,眼前隐隐绰绰拼凑出那佝偻着踮起脚的身影,费力得扯下一个最大的橘子,然后转过身来——

画面一下子清晰起来,她的脸庞依旧是熟悉的酡红色,然后笑得很憨厚很慈祥,把橘子裹在衣角里擦拭干净,颤巍巍地递给我说:“阿囡,吃…吃橘子。”那橘子还带有她掌心温热的触觉,瓣瓣剥开,散发出一股清香。她就那样,心满意足得看着我吃橘子,快乐得像个孩子一样。

有晶莹的水光一下子淌落,晕开了她的笑,我伸手去抓,却只能看见黑压压一片枝桠,依旧是此情此景,爱我的人却不在了,我默默吞下泪水,仰起头,一个个圆滚滚的黄橘子恍若灯笼,在我眼前又幻化出另一番场景。

彼时我仅六岁,小镇里搭了露天舞台,我兴奋得和她嚷嚷:“奶奶,我要看!”

她笑着答应。晚上果真领着我,去看那露天表演,却是早已满了场,我们只能在人群末尾,听音响中传来嗡嗡的歌唱声。她看着我失落得撅起小嘴,比我还着急,于是切切的问我:“阿囡,要不坐奶奶肩上,就可以看见表演了!”

我顿时眉开眼笑,坐在奶奶肩头,欢天喜地得看了一晚上的露天表演。

殊不知,她一直踮着脚,直着她那向来佝偻的腰板,仰起脖子,挺了一晚上。第二天,她就已经累得直不起腰了,却只是笑笑说“不小心闪了腰”。她想的,只是让孙女开心而已,别无他求。

“奶奶,谢谢你。”我分明尝到了泪水的苦涩,早该说的话,直到现在才说的出口。

可是奶奶已经在另一个世界了,那个我所不能抵达的世界,她唯一给我留下的,只是两个皱巴巴的橘子,它们曾在病房床头柜上摆了三天,她多希望孙女可以在门口出现,然后剥开橘子甜甜的吃。

而我却因为学习繁忙,无法赶去。

第四天,她走了,什么话也没留下。我却知道,那两个橘子里是多深沉的爱啊。

此时,我含泪摘下一个橘子,剥开,一瓣一瓣吃,嗫嚅着:“奶奶,我很好,你安心吧。”

如果你是我所不能抵达的世界,就让往事沉淀,彼此勿忘心安,因为在梦中,我们还会相见!

初三:郁白

#初三作文#奶奶#她的#我所#橘子#露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