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三说明文:为了心中的那缕酒香

袅袅的炊烟从烟囱里升起,一股浓溢的米香弥漫在空中,整个屋子笼罩在了一层雾气中。炉灶口,一个女生正抓着木柴往里塞,升腾的火光映亮了红扑扑的脸蛋。

我家世世代代自酿米酒,为的是那份独特的情怀,好喝,甜而又不易上头。自小就看着爷爷动手酿酒,而现在爷爷的年龄渐渐大了,每酿一次酒便吃力不已,为了寻找记忆中的酒香,为了这份亘古不变的情谊,为了传承,我毅然决定向爷爷学习酿酒。

先是蒸米,50斤米在大瓦缸里泡上两天,之后将米装入木笼里,用木柴大火蒸三个小时即可。我拿起一把稻草,点燃,之后轻轻将几根小木条塞进,火苗迅速旺了起来,发出“毕剥”的响声,上下欢愉地跳跃着,舔舐着黝黑的锅底,一根根大木柴被推了进去,便立刻被火苗包围,熏黑了外表,火苗们从各个缝隙钻出,木柴上上聚满了蓝青色的火焰,我拿着一把大大的蒲扇,看着炉膛的热烈和欢腾,信心倍增,相信自己一定可以完成!

两小时后,火苗依然雀跃,而我却大汗淋漓整个脸上被火光映得通红,像烈日下暴晒的绿植,蔫蔫的,双眼无神,只是机械地晃荡着手里的扇子,一块块地向里添加木柴,先前的木柴已被烧得酥松,上面布满了一格格的纹路,成了灰色,完全没有新鲜木柴的活力。此时的我又仿佛就是这片柴,透支,不想思考任何东西,只盼望能躺在床上好好补上一觉。

终于熬到了头,整个木笼爆发出蓬勃的热气,米香已无法抑制地钻入鼻孔,我猛然清醒,想到了自己的愿望,爷爷的期望,一时又来了一丝兴致,揉了揉涨红的脸,动了动发酸的手腕,我来到了木笼前,蒸腾的水汽中,爷爷弯着腰用手翻搅着米饭的情景似乎隐现,对!爷爷做了这么多年,这么辛苦,现在我有了能力,我一定可以帮助爷爷将酿酒的手艺传承下去的!

我重拾了信心,拿起水管通入米中,不放过其中的每一个角落,让米可以快速冷却,水浇灌过的米粒个个发出晶莹的光,饱满而又可爱。

马上是最后一道工序了,将米全部倒入大瓦缸内,在表面撒上一层酒药,我卷起衣袖,将手臂伸入米中,感受到那依旧灼人的温度,我真想马上把手抽出来用冷水痛快地浇一遍,可是我忍住了。我用手将米饭均匀的搅拌,让酒药裹上每一粒米,再撒一层,再拌,我的双臂已经麻木,再想想爷爷在多少个日子中独自完成用他粗糙的手臂去践行着祖辈的传承,我咬咬牙,仿佛已闻到幼时那熟悉的酒香。无数次的翻搅,潜心体会着米粒与皮肤摩擦时的细腻触感,体会传承的味道。

终于,将米压实,在中间掏出一个直径10厘米的洞,放入带孔的钢筒,以便酒渗入,撒上最后一撮酒药,封缸,大功告成。

盛一碗陈年的米酒,品味记忆中的酒香,为了心中的味道,我正不断努力,内心的情感随米粒一起沉淀,发酵------

#木柴#木笼#火苗#爷爷#酒药#高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