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三续写改写作文:归园田居【其三】

悠悠南山下,荒凉无垠,杂草丛生,隐隐约约可见几棵豆苗藏匿其中,却瘦弱不堪。

天还未亮,墨色天幕上,几颗星星闪烁着,有时捉迷藏般忽而不见。一轮明月却如玉盘般,格外动人。清冷的月色,让那几颗星星的光,变得暗淡异常。

近了,近了,一袭月白色身影无声漫步在田间小路上,悠然行至豆田,一双墨色眸子望着那几颗毫不显眼的豆苗,轻轻地,笑了。他的那一笑里,包含着太多,太多。

不声不响的拿起锄头,开始清除田里的杂草,勤勤恳恳,丝毫不怠。

就这样,不知不觉间,墨色天幕已渐渐暗淡那几颗星星已隐去了自己的身形,唯那轮月亮,还隐约可见,却是不复夺目。

太阳出来了,接踵而至的是朵朵白云,那微弱的阳光洒向大地,仿若给无边大地镀了一层淡金色的光,看起来颇有些柔和。

微风轻拂着,寒冷异常。太阳无力的光,并未给他增添任何温暖,反而多了些凄凉。

约莫到了中午,他放下了手中的锄头,轻拭着额间的汗水,抬头望着那黛色山峰,目光淡然如水。

不知沉思了多久,他继续低头埋头苦干了起来。

又一个夜色如约而至。地里的杂草还有那么多,那么多。他轻叹一声抬头仰视着那轮圆月,深邃如湖的眸子里,好像多了些什么。

他微微一笑,扛起锄头,在清冷月光的伴随下,回家。

家在何处?远方那座破败茅草屋,旁有五棵柳树的房子,就是他的家。虽华丽不足遮风避雨却是足够的了。

走在杂草遍布又狭窄异常的羊肠小道上,天色究竟多晚了?已经出现了颗颗清澈透明的露珠,沾湿了他的衣服,寒风袭来,穿着单薄的他轻打了一个寒颤,却是依旧淡然的,一步步缓慢坚定地,回家。

缓步行至茅草屋,内残缺不堪,朴素异常,一床破旧棉被尚能御寒,摇摇欲裂和缺胳膊少腿的桌椅板凳,空空的酒壶和水缸,锅里可怜的那点星的米粒。他性本爱嗜酒,却是连这小小的爱好,都不能满足。

不再停留,他放下锄头,继而转身,出了屋门。房子旁的那五棵柳树,似乎成了他唯一的慰藉。

又望着天上那轮月亮,他究竟在想些什么?

是否在想曾经那锦衣玉食却步步维艰的牢笼似的生活;是否在想曾经因为他的耿直而在尔虞我诈的官场上受了多少排挤;是否在想现在的食难果腹却悠闲自在的日子……他,是否后悔?

答案已然明了。对于官场内的阳奉阴违,他厌,他恶。他向往的是那闲适自在的田园生活,而他,已经得到。所以,无悔。

回屋,挥笔写下:

种豆南山下,草盛豆苗稀。

晨兴理荒秽,带月荷锄归。

道狭草木长,夕露沾我衣。

衣沾不足惜,但使愿无违。

#他的#初三作文#却是#墨色#豆苗#锄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