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乡

“故乡的歌是一支清远的笛,总在有月亮的夜晚响起。”故乡这两个字对于游子来说,是那一缕缕袅袅升起的炊烟,是儿时捕鱼嘻戏的小溪,是母亲喊起归家的讯号……

年代不同,每个人对故乡的印象也不同。听家里老人说,在他们那个年代,每家每户都会牛,那时候出门在外的游子,最放心不下的就是家里的牛了,牛不仅仅是耕种的工具,还是家里最贵的东西。随着科学的发展,到我这一代已经没有牛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些机械。

小时候,爸爸去外面工作回来,就会抱着我跟弟弟狂亲,那时候我最怕老爸亲脸,因为他的胡子每次都会把我的脸扎得通红。那时候还小,不懂老爸对故乡还有我们的思念。

如今我已经长大,为了读书,也不得不离开故乡,成为一个游子。在我印象中最深的还是我每次都会经过的那条路。这条路旁种着松树,每到冬天,狂风穿过树梢,发出’呜呜‘的响声。到了夜晚,风会变大,自然声音也会变大,所以晚上我都不敢出门。老妈现在还拿这件事笑话我呢。

时间是一块磨刀石,磨去了我小时候对一些事物的恐惧,但却没有磨去我曾在故乡的童年记忆。我记忆中的:春天,万物复苏,油菜花露出了笑脸,到处一片黄灿灿的,我跟小伙伴在田里追逐,笑声穿过花海,在天空中回荡;夏天,赤日炎炎,人们都会聚集在村子的一口井旁,井水通过洞流到小沟里,沟里漂浮着一个个圆溜溜的西瓜,那时候家里没有冰箱,这个就是最原始制作冰镇西瓜的方法,而我也会抱着一个小西瓜屁颠屁颠的跟在大人身后,将西瓜缓缓放入冰凉的井水中;秋天,稻谷飘香,大地变成了金黄色,收割机在田里做出一副丰收的画,我坐在树下,吹着风,学着收割机发出“隆隆”的声音;冬天,寒风萧瑟,狂风卷起枯叶吹向远方,我问妈妈,风把它们带去了哪,妈妈笑着说:“把它们带到了天空妈妈的怀抱里。”

这就是我的故乡,它可能没有您的故乡那么美,但它却像一把刻刀,在我脑海里留下了深深的痕迹。

高三:李玫

#故乡#游子#西瓜#那时候#都会#高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