肇庆草鞋街

沿着江岸的蜿蜒,穿过拍岸的涛声,草鞋街就蜷缩在城墙脚下。我选择城墙一角,面向台阶腑下身,拾阶而下,将头和目光放低,才在拥挤的人群里,挤进这条街道。
在城墙脚下,这条从清朝开始因卖草鞋而得名的草鞋街,现在已找不到一双草鞋了。我只能解除羁旅的束缚,解掉已踩甩鞋跟的皮鞋,让脚底在草鞋街上,直接感受尘世的冷暖。
那天,我已迈过时序的门槛,踏入新春佳节,火红的灯笼在商铺门楣高挂,只是锈蚀的锁头,透不出一丝光亮,让我窥见尘封的流年。人群里,那些凌乱的脚步,已塞满了草鞋街的春天,而我还能清晰地分拣出踩踏过街上青石的屐痕,只是那些贩子叫卖的声音,虽然十分响亮,但仍旧叫不出符合宋朝词牌的韵律。
在草鞋街上,我赤着脚来回走动,虽没有卖到草鞋,但我总算看见了时光倒流的影子。那些高挂在草鞋街上的斗笠,早已滴干了清朝的雨,鱼篓也清空了渔歌,那些感染过风寒的浅唱,就像我如泣如诉的歌声,早已与城墙上那些裂缝暗自相连。
曾与我久违的风吹来了。风,掀开了我的衣襟,让我身上不能守住一片叶子的秘密,更让我无法拥有一棵树的影子。在草鞋街上,我确实没有看见有草鞋卖,只是看见城墙上那些不同时期的砖头,形状如同一块块药膏,医治着此座城市的伤痛。此刻,我无法找到合适的语句,写出那条草鞋街以及城墙沧桑的历史,我只能默默地把踩过的青石再继续踩亮一次。然后,让我的诗稿披上衰衣,遮掩岁月的沧茫。
在草鞋街的尽头,我是最后一个被折返的人,在我转身的时候,我发现有一根蕨草,在草鞋街旁的裂缝里,冒出了绿芽。
附记:肇庆草鞋街,是一条沿宋城墙而建的古老街巷。据清代道光年间的《肇庆府志》记载,肇庆草鞋街,始建于清代道光年间,距今已有一百五十多年历史。肇庆草鞋街,因清代至建国初期,肇庆当地多数居民靠织草鞋而得名。

#城墙#肇庆#草鞋#让我#那些#高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