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思念

背起行囊,踏上另一段征程,漂泊的人生追逐着远方那一束光,那一束代表了希望,点缀着成功的光。独自置身于异乡,没有了亲近的人的陪伴,自己像是陷入了一个孤寂的牢笼里,苦苦挣扎,却被愈束缚的紧,无形之中,身上又添了一把枷锁——思念。
过去与家人的畅谈,与恋人的亲昵,现在都成了一种回想,一种令人渴望的奢求,那么遥远,明明感觉近在咫尺,却又触不可及。一份淡淡的哀伤在胸腔里盘旋着,挥之不去,许久的酝酿。此时的我无限体会到了李太白“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的无奈,或许我也应找一处花间,独酌一杯小酒,赏一轮明月。
错愕时,猛然想起今天的不同,无奈的长叹一口气,心里的雾霾更显得浓厚。适逢八月十五,自己却孤身在外,免不了的惆怅与悲哀,想学着古人那样吟诗,却又无太多文采。脑海里幻想着家人的欢笑,内心凭添了几丝苦涩,淡淡的,难忘却。拿起外套走出宿舍,凛冽的风从领口灌入,心脏在一瞬间猛烈收缩,就像是被狠狠地扎了一下。
秋的气息是愈发的躁动,愈发的难以掩盖。街上并没有平时那样的人声鼎沸,反而是在寂静中多了几分冷清。手下滑从兜里取出了手机,手指在屏幕上来回滑动着,目光徘徊在那一长串联系人的名单上,心里感慨良多。轻点了一下,在“嘟嘟”的忙音之后终于传出了那一声久违的声音,就如山花般烂漫,浸润了我的心田。离家已然两个月,却没和家里联系一次。这样不仅仅是为了少一份思念,更多的还是想多一份被牵挂,那样可能会使我得到一种别样的满足吧。或许我是自私的,我也深深地感到愧疚。电话那头传来母亲略显苍老的声音,岁月不仅夺去了母亲姣好的面容,还使的她的声带变得粗糙。我哽咽的哎了一声,之后电话那头便是深渊般的沉默,紧接着又是一句句问候,如江水般滔滔不绝,拍打在我那颗早已脆弱不堪的心上,眼泪不争气的流下。近一个小时的通话,几乎被母亲的关心淹没,我付出的只有十几句“哎”和“好的”,电话那头母亲的哽咽被她强忍着,但我却可以深深地体会到,泪水在眼眶打转,不时流下几滴,通话结束后我泪如雨下,我后悔自己说话时言语的冷默,也后悔自己对母亲的那份简单,其实我想大声说:“妈,我很想你和爸爸,我想家了。”可我忍住了没说出口,心再次沉寂了下去。
思念就像是一种痛,深扎在心底,像荆棘一样,纠缠,束缚,将思念碾碎,却愈积愈多。

高三:何冰

#一份#一种#思念#母亲#那头#高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