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下微光

今年的冬天格外的冷,寒风一个劲儿的向衣袖里窜,又是骑着自行车回家,不禁打了个寒颤,这让我放慢了速度。又是一年高三时,每当想起就不免有些消沉。

哎,心里十分复杂的想着。晚上的灯光有些暗,对于我这种超近视的自然不是好事,但前面的女孩引起了我的注意。清瘦的脸庞,高高的个子,身上穿上一套秋季校服,看上去有些单薄。路灯下的一位穿着军绿大衣的中年的妇女向女孩招手,女孩并没有理睬,径直的走着,这更引起了我的好奇心,那位妇女的额头已被岁月留下了深深的烙印,两腮显得有些浮肿,最让人留意的还是那银白色的头发,在路灯下显得格外惹人注意,那位妇女应该是女孩的母亲,当女孩没有理睬她时,那为母亲眼中不免有点失落,但很快就随着女孩的步伐转变了,只见那母亲从手里的袋子里拿出一件雪白的羽绒服,很明显是新的,上面的标牌都没有撕下来,珊珊,等等妈妈,你想要的那件羽绒服妈妈给你买了,你看。女孩仍走这,像一个路人。妈妈也只能低头在女孩的身后走,住了一会女孩停下了脚步,你别老跟着我,你烦不烦呀,那位母亲在女孩说话的同时已经将衣服披在了她的身上,珊珊,天冷别冻着,女孩看母亲的手又红又肿,就问了一句,你的手怎么了,母亲说没事,前几天你过生日问我妈要的这件羽绒服,妈妈当时没钱,前几天妈妈干的厂子破产了,老总卷钱跑了,当时你正一模考试,妈妈就没敢向你说,这不,现在好了,我找了一个刷碗的地方。我和那老板说好了,钱要按天付,这不两个星期我就有钱买了,你别生妈妈的气,妈妈知道你是个好孩子,你连件像样的外套都没有,是妈妈的错……

那女孩的眼眶有些红肿,不一会儿,眼泪就流了下来,妈妈别说了,我错了,我知道自从癌症爸爸去世以后,你一个人不容易,这些年为了还债,就没有几件像样的衣服,这件军大衣还是爸爸生前穿的,妈,是我不好,前几天我考试考得不好,那天见你没给我买,我就将气都撒在了你身上,妈对不起,珊珊别哭没事的,妈妈理解你……

渐渐地这对母女就走远了,但是那份温情却留在了路灯下,照耀了我的身躯,点燃了我内心的爱与前进的动力,那路灯下的微光将照耀着我前行的路。

高三:鲁永福

#女孩#妈妈#我的#有些#母亲#高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