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三小说:彼岸有你

在冰雨未泯的夜晚,你轻轻抽噎。望着月亮阴晴圆缺,心里默念着什么?你还在童话中,梦未醒。我早在破旧不堪,望着满园春色衰颓。心里也在默念着什么?于是各有所命的我们相遇了,只不过你在童话中,而我在破旧的心房。

一朵彼岸花在夜色渐晚盛开,只有一个人注意到了。

彼岸花,花开不败,只有时间的老人才知道她的花期。她笑对着人世繁华,看过盛世衰败,看过没落的釜底抽薪,看过诗人饮酒作诗。长期长在墓碑旁,周围只有黯淡无光,可她一直心向太阳。就像她一样。

花开不相逢,花叶交错,人世间纷乱扰扰,总抵不过她一缕清香。她深爱着任何人,她相信,若爱,生在在哪里都可爱。她甚至爱剧毒的曼陀罗,只不过她从未遇过他

她喜欢聆听浇水的声音,特别悦耳。像是激荡在心里的波澜壮阔。她喜欢他脸上带着温柔的微笑,举着水壶,缓缓洒下甘泉。她观察他特别仔细,在阳光下,显得那么柔情。他有时就会皱眉,因为一片叶子凋落了。她喜欢他可是这种喜欢,她不懂得,也无法懂得。

她在花圃里慢慢生长,她渴望看到他因为他的长大而感到惊喜。她喜欢午后暖暖的微风,就像他微微修理,就一点而已,却那么温情。

她喜欢夏夜的幽邃,看着凋零的枯叶,她害怕了。她的叶子渐渐掉光了,她哭泣了,那半点洒下的露珠,就是她的泪啊。而他却显得那么高兴,她不知道他为什么那么高兴,可他高兴,自己也很高兴。

宁静的夏天,只有声声蝉鸣。她慵懒的伸着臂膀,看着满天的星光还未散。忽然她看见了他,那朵未开的彼岸花亭亭玉立,在墓碑旁千年的守候,她有些孤独,可他来了,他不想她孤芳自赏。纯洁的灵魂,在花瓣间洒脱。善良开在地僻的墓碑旁,谁会知道她眼里抹不去的哀伤,她每日夜夜笙歌,只为了了心灵的安定。

他看到了她,那个美丽的她。

他心里想着:“她为何会开在墓碑旁,她为何会笑得那么强大。”他拾起了水壶,向她灌溉着,她不知为何他那么温柔,她不知为何她会特别享受。他看着眼前的红花绿叶,不禁为她感到悲哀,为何她长在这荒僻的土壤,为何她没能陷入自然的肥沃的土壤,为何太阳不能直照她的美丽。

夜的阴霾落在她的枝叶,他不敢轻易乱动,怕惊醒她未曾沉睡的童话般的梦。她不需要多么肥沃的土壤,四季常开,她喜欢青草初冒芽的声音,她喜欢那种生命力,喜欢他对她精心温柔的呵护,虽然她还未曾绽放,她只是守着时光等待着自己最美的那一刻。

熟悉的他沐浴着阳光,披着时光的无尽荣光,细心呵护着与他毫无关联的花。她的爱意埋藏在心底,只是舒展着枝叶,来绽放着自己的美丽。

他清晨傍晚午后,如期而至,不多一滴不少一滴,她记得他说过的那句话“花就和人一样,很娇弱,需要人静心照顾。”她从不知道自己会是那么重要,可以被需要,可以被照顾。她觉得自己只是一朵卑微的花,而且还开在枯墓旁,洗礼着阴阳相隔的哀伤。世人只会践踏她,铲下她的幼苗,不会留下活口。

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夏日已过去,北风吹散着她孤独的灵魂,好冷,还没想过老去,就面对这一严重的问题。额头上,似乎是枝叶的泪,憔悴着身心。

他来的时候,总是细心观察她,她觉得自己活着唯一的兴趣就是可以看到他。他很疑问,为什么这朵花还未凋谢,只是掉光了叶子。在碑旁相伴只有黯淡的夜色,与没有回音的思念,她爱的人在谁的梦中,而她又在谁的心中。

走过,一步两步三步,错晃着身子,摩挲着墙壁,看着似乎久无生机的你,一瞬间泪眼朦胧,陪伴了那么久,怎么说走就走。似乎你早已毫无生气,只有那点喘息被我发现,还活着,只有那么一点烛光,不过还在就好,我不想孤单了。

在无尽的岁月里,静好着时光无尽,却不知那岁月幽长没有你,我又怎么能欢喜,所以当你来到这阴暗潮湿地方,似乎第一眼就注定了这缘分,我即使老去了身影,也会感慨这个幸运的际遇。

幸而,彼岸有你。

#为何#初三作文#喜欢#她的#看着#那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