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成空,终负心伤

【前言】
刹那姻缘一线牵
月光流转半紫霞
纵使天涯也牵手
千里烟波共寒喧
【正文】
曾落叶
怎记君知否
奈何梦靥无双
都是你笑颜
一年花去
城楼长望
百转成空
半夏微恙,夜,残月高挂。
“云枫,为什么我们不能一起归隐?你为何偏偏去争那个位置?”
墨云枫嘴角微抿,未语,似是沉思。
“云枫,古往今来,已经有太多的人丧命在那个位置上了,我不想你,你…”
“阿语,有些事你还不懂,有些时候,男人的自尊不会允许他退却,哪怕是粉身碎骨,他也依然会去做。”
“云枫,难道你就不能为我着想一下吗?难道你想我永远活在担惊受怕中吗?”
“阿语,只有站在最高处,我才能更好的保护你。你是我最爱的人,无论如何,我都不会让你受到伤害。”墨云枫眼中一丝光芒闪过,转瞬即逝,让人仿佛处于幻觉之中。
“既然你已经决定了,那么,我去劝劝我的父亲,毕竟多一个人,多一份力量。”
“阿语…”
“嗯?怎么了云枫?”
“好好照顾自己。”手轻抚上脸颊,印下一吻。
“嗯,我知道了,那我先回去了。”
“去吧。”
“主上,您这一步棋走的还真是精彩,有了她,就不愁夜大将军不支持我们,这样一来,我们已经是胜券在握了。只是…”
“你到底想说什么?”
“届时,还望主上莫要怜香惜玉才好。”
“我的事,何时轮到你管了?该怎么做,我自己心里清楚。任何人,都不能影响到大业,否则…”
“如此,奴才也可以安心的回报太后了,主上,她可是你仇人的女儿,所以,无论如何,你都不可以动心。”
“滚!”
“是是,奴才这就滚。”
“动心了吗?”墨云枫自语着,回答他的只有手中那散发着无尽光芒的玉佩。
“怎么可能,我本无情,又何来动心,真是可笑,我居然这样犹豫不决。”随即神夜一凛,白色的衣角消失在夜空之中。
将军府书房外。
“老爷,咱们的女儿已经在外面跪了一天了,你难道就不能…”
“夫人,你明明知道…”
“老爷,我什么都不懂,但我知道,我就这么一个女儿。她若是有什么三长两短,那,那我也不活了。”
“夫人,你…罢了,早晚会有这么一天的。来人,去把小姐请进来。”
“是。”
“不孝女凝语拜见父亲。”
“你…算了,你先起来吧,夫人,你先出去,我有些话想单独跟语儿说。”
“父亲,女儿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也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事。可即使这样,语儿还是想请求父亲帮忙。”
“语儿,你说的父亲都明白,君主昏庸无道,天下是该立位明君了。只是,这个明君是谁都可以,唯独不可以是他墨云枫。”
“父亲,为什么?”
“你跟了他这么久,居然不知道他是什么人?”
“他不是五皇子殿下吗?”
“也是,他怎么会对你说这些。他是荣妃的孩子,当时的荣妃宠冠六宫,无人能及。君王曾夜夜宿其寝,不上早朝。后来,是为父和其他几位大臣联合上书,逼得皇上将她赐死,荣妃死了以后,她的仇家找上门来,将所有的气都发泄在了墨云枫的身上。”
“那,难道皇上就不管吗?”
“皇上亦不是痴情人,怎会为她独自心伤,不过几天,便又立新欢。语儿,为父这么说,你可明白了?”
“我懂了,我是他仇人的女儿。可是父亲,我们本来就欠他一条命,就更应该帮助他了阿。”
“语儿,你还是没有懂。他,是不会放过咱们家的。”
“不管怎么样,父亲你一样要帮他,女儿求了。你若是不帮她,女儿情愿现在就死在你的面前。”
“孽缘阿!孽缘!”
时元和九年五月,墨国发生兵变,五皇子率军攻入都城,所道之处,竟无一阻拦。这一天,风云变色,这一天,日月无光。
同年五月,五皇子仅用十五天便攻下墨国都城,称帝,天下欢呼声不断。
这一日,颇为宁静。将军府中。
“语儿,也许这是为父这一生中做的最后一件事了。但是,为了你,为父不后悔。而他,确实是一个明君。为父此生已经无憾。最放不下的就是你了,家丁为父已经遣散了,你也走吧,忘了他,好好的生活。”
“夫人,我们也该上路了。到了那边,我们依旧做一对比翼鸳鸯。”
“不,父亲,母亲。”夜凝语哭喊着,可是他们却是再也听不到了。
“圣旨道,夜大将军拥兵自重,举兵谋反,今圣上初登皇位,故收监天牢,待秋后问斩。”
“你没看到他们已经去了吗?”夜凝语站起身,向着那宣纸的太监一步一步走过去。那凌人的气势,竟逼得小太监步步后退。
“他们已经走了,我活着又有什么意义,你回去告诉你们皇上,就说:即使如此,阿语也从未后悔过。”说罢,拿出匕首刺入腹中。
皇宫内。
墨云枫手握那枚玉佩,突觉心神不宁。此时,太监回宫复旨。
“皇上,夜将军一家均已自杀,未留下一人。”
“死了?全都死了?”
“是,全部死了,不过夜小姐死前托我给皇上带话,说:阿语从来不后悔她所做的一切。”
玉佩掉落在地,碎成片。这位帝王倚窗而伏,久久不曾起身。就在太监想要上前查看之时,只听闻皇帝的低语。“夜将军一家,厚葬,夜凝语以皇后礼仪入葬皇陵。你去办吧。”
至此,墨国最后一位君主,一生无后无妾,在夜半无人时望着一幅画失神,众说纷坛。
【编后语】
破碎的玉怎可复原?落叶无声,终是带不走尘埃。我所有拥有的回忆,却无法描绘你。原来,不经意间,我已失去了你。梦成空时,唯有心殇。

#初三作文#女儿#已经#父亲#皇上#这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