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家究竟在哪里

喜庆的红色正蔓延在城市的每个角落,仿佛一把火,为人们驱逐寒冬的凛冽,此刻每户人家的窗户泛着的灯光格外美好,笑声与笑脸如蒲公英一般飘散开在落地发芽。
又是新的一年,当我们被温情与喜悦包围时,有人却在风雪中抽泣。
她是一位老人,过了半百,一只脚也入了棺材。她一个人居住在乡村的小屋里,家里的破电器一运作起来就嘎吱作响,寒风时不时从窗外的漏缝里溜进来深入他的骨髓。她是一个女人,养育儿女,一份情也埋进了过去。她孤独的心灵早已荒芜,她也想要儿女的关爱,老伴的贴心如影随形,可是这仅仅是新年之际泡沫般的幻想。
于是老人便想:让我在最后几年再享受享受快乐吧。她拿出破旧的镜子,拂去厚厚的灰尘,裂开嘴轻轻笑了,两只眼月亮一般弯着,满头的银丝也刹那间变得亮眼,像是装饰。
就在此刻,一大批人怒吼着气势汹汹的踹开那扇吱呀作响的老木门,他们的脸上满是怨气。“拆了这破房子!”领头的胖子满脸横肉、目光凶恶。老人被吓得不知所措,目光里满是诧异与惊吓。她在人潮的推推挤挤中听见——
“老子还要回去和媳妇儿儿子吃饭呢,赶上这破事,呸,真倒霉!”
“我还要回去给我老母过年呢!”
老人笑了,眼里却噙满了泪花儿。这间仅有他一点温暖的小家,不一会儿便碎了。破烂的电器横七竖八的躺在雪地里,老人的床被拆得只剩下几块木板,所有曾经陪伴过老人的东西在顷刻之间伴随着刺耳的碰撞声、倒塌声瞬间化成了废墟,雪也跟着悲伤起来,叹息着掩住了不堪入目的残局。老人的心也碎成了粉末。
那群人也走了,走之前也不忘骂骂咧咧几句——“这死老太婆!”
老人坐在曾是顶梁柱的木头上,拾起那面破碎的镜子,仔细的擦净薄薄的雪雾,她看见那双眼早已浑浊不堪,岁月在她的脸上任性的划过一条又一条的印记。她抿了抿嘴,尽力的笑着,但随即却是一颗浑浊的泪珠,它带着老人最后一丝温暖,滴落在镜面上。绽放一朵悲的花。昏暗的天空回响着老人阵阵的痛苦,多年的孤单,痛苦,无奈在这一瞬间终于爆发,但回应她的却仅仅是无声的雪。
雪愈下愈大,天空仿佛流泪了。
老人任凭雪花依附在她的肩头、发丝,寒风溜进她的颈口、袖口,也只是目光呆滞的坐着,脸上是一道道的泪痕还未风干。她老旧的棉衣破破烂烂,棉絮迫不及待的要探出头来逃离这个可悲的地方。无数的白色勾勒出寥寥的悲歌。
红色蔓延的,是无情的血色,渗入老人寸寸柔弱的心灵。
你渴望的温暖在哪里,你想要的关怀在哪里,你的家究竟在哪里?

#仅仅是#初三作文#她是#她的#目光#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