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熙载夜宴图

天时,地利,人和。我盘腿握膝,蜷在暖和的榻上,凝望着幽寂的菽庄花园里,重现宋太祖建隆年间韩熙载夜宴的情境。
第一幕沉吟
大堂之上,韩熙载端坐托腮若有所思,侧楼一隅,舞女乐伎弦管演奏,回廊两端花艺、香道点缀场景,一声重拍,熙载乍醒。他起身,轻轻拂过浓密的胡须,缓缓踏过地毯,起身独舞,迷离的眼神感叹时艰祚不永,苟乐避世,而遭吼主降旨惩黜,面临解散家乐,罢逐群伎窘况,忧国忧民抑郁不欢。长叹一声,长笛悠扬地声音猝然一收,韩熙载旋舞一圈,回坐木椅。
耳闻风声掺和浪花,一遍一遍拍打着沙滩。王屋山点步进门,凝望着沉思的熙载,轻轻点头,两瓣朱唇跃然而上,翠步移动靠近韩熙载。王屋山妖娆的手指拈过韩熙载凝重的眉间,熙载一惊,耸肩起身,二人扭动腰间,舞动清风。直至帷幔后的大鼓惊然一震,狠狠划破了宁静的菽庄花园。韩熙载扬手,数名侍女点着火色的灯笼出现,屋山一抿朱唇,悄然退场,只见酒肴、花、茶、香品陈置堂上。
第二幕清吹
迅速移动的人群吸引了我的目光,一扫而过,只见状元郎灿、太常博士陈致雍、紫薇朱铣、教坊副使李嘉明、僧德明依次上场,女伎们喜迎宾客或调戏或殴击无不曲尽。熙载与屋山缓步出堂,迎诸宾上座,屋山把盏点酒舞蹈,五女清吹、众伎舞四块。只瞧得那五位侍女摇身前行,一人一手乐器,清脆的木鱼夹杂着简单的快板,还有小锣和碰铃的伴奏,混着琵琶的奏乐声。略带愉悦的乐声和舞步融合得天造地设,入神地吸引着台下涌动的人群,还有天上那轮细丝的明月。
熙载意气风发,与僧德明循着亭内一名乐伎的鼓点舞蹈十八罗汉科,众伎击足鼓,兴高采烈之余,朗朗诗韵响起。
第三幕听乐
就在众宾客兴奋之时,歌伎李姬吟哦声中,怀抱琵琶款款而上,熙载示意在其兄弟李家明身边坐下,李姬轻拢慢拈弹唱,众伎和韵,月光洒落在一张张雪白的脸上,秀气的头发不顾萧瑟,旋着一个个华丽的饰纹。日光岩暖橙色的影子和菽庄花园里的灯光融为一色,衬托着深沉的夜空。熙载仰头长叹:“风柳摇,无定枝,阳台云雨梦终归,他年篷岛音尘绝,留取尊前旧舞衣……”婉转悠扬的调子回旋在边上低腰的群柳间,台下人群亦迷亦恋,连我,也渐渐把思绪绕到很远很远以外,那些同样含着熙载凄凉之情的地方。
第四幕歇息
陈致雍挽起摆子,细声吟出:“金丝帐暖牙床稳,怀香方寸,清颦轻笑,汗珠微透,柳沾花润,云鬓斜坠,春应未己,不胜娇困,半欹犀枕,乱缠珠被,转羞人问。”三弦独奏,茶道展演,王屋山捧出金盆供熙载洗手。众伎轻敲木鱼,群宾喝酒享乐。夜色深邃,涛声依旧,我动了动僵硬的躯体,挽起手边荷包般的金色绣边坐垫。有人忧,有人愁,不禁想起曾经伫立街头,望见群人百态,悲喜交加,即便那刻太阳高高挂起,诸位也事不关己。
第五幕观舞
回节曼舞罢,屋山接过花杵,率众女伎群舞塌球。酒酣舞热,宾主尽欢之境,熙载难抑郁陶,冲进帷幔,浪鼓狂击,众人皆错愕。隆重干脆的敲打声撕裂着菽庄花园,四十四桥的浪花愈发汹涌,日光岩下漆黑树林乍起群鸟,散下落叶无数,继而消失在无尽的夜空中。
第六幕散宴
鼓声戛然而止,熙载丢下双锤蹒跚回座陷入沉思,李家明、僧德明、朱铣、郎灿拜辞而去,致雍则伫候佳人于归。屋山不负熙载情意,拂袖明志,博士惆然隐退。淡色灰云掩住明月,众伎纷纷退去,屋山留恋注视熙载,接而翠步点手,翘起兰花指,静静辞去。在醉生梦死的及时行乐中,隐含着韩熙载对生活的失望,而这种心情,反过来又加强了对生活的执着和向往。尾声,亭里传出一声猛击惊醒熙载,于是起身整冠独舞,落寞寂寥持鼓棒扬手告终。侧楼一隅,弦管依旧。

#一声#一遍#侍女#初三作文#帷幔#起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