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定——献给吴邪和张起灵

“如果十年以后,你不在了呢?”吴邪双眉浅皱,望着眼前沉默不语的男人,他只是背过身去,恰到好处的掩饰住自己的情绪。“那么,就忘了我。”
--题记
杭州的风景依然美得令人心醉,浅风带过,西湖泛起涟漪,波光粼粼,天空像是被搅碎的蛋黄,向四周蔓延平铺,沿着石头小路慢步向上就到达西泠印社,旁边是家久未营业的古董铺子,透过窗纸,依稀能辨认出里面有一张躺椅,祥云绕兽活灵活现,是用上乘的楠木雕刻。
推开破旧的门,惊动空气中的浮尘,那“吱呀”一声在这寂静的环境中显得突兀异常,落灰的木桌上放着泛黄的账本,上面是漂亮的瘦金体,手指轻滑过躺椅的扶手上,粗糙的触感还残留着当年的温度,记得那时的他喜欢捧着一本书靠在后院的躺椅上,夏日的阳光从浓荫中筛了进来,在他的头顶聚成斑驳的星点,旁边泡着一壶上好的龙井,每当困倦时,他总会轻抿一口,然后随着躺椅吱呀吱呀的摇摆陷入梦境,掉落在地上的书本,被风翻了一页又一页。而这时总会有一只修长的手将书从地上捡起,轻抚书面将沾染的灰尘抹尽,细碎的发覆盖住他的眸,让人看不进眼里,他将一张薄毯盖在那人身上,沉默的凝望着他的睡颜,目光划过他的额头,眼眸,鼻梁和嘴唇,睡梦中的他嘴角微微上扬,就像梦见一场盛世美景。
就这么走吧。他对自己下出残忍的指令,阳光将他的背影拉的高大斜长,像是俯视苍生的神,事实上也的确如此,他在别人眼里本来就是冷漠寡欲,所向披靡。
睡梦中的他猛然惊醒,黄昏的光照进狭小的内堂,他发觉自己正靠在这落满灰尘的躺椅上,秋季微凉,可真正的冰冷来自心底,他苍老的手覆盖住自己的眸,一行浊泪从指缝溢出。如果当初若将他挽留,那么又会是怎样一番结局。
杭州的风景依然美得令人心醉,西泠印社旁的古董铺子,人们总会看见一个眼眸纯澈的少年向远处凝望,而那凝望的尽头,是白雪悠悠的长白山。

#他的#初三作文#吱呀#总会#自己的#躺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