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一续写改写作文:木兰诗改写

冬日的阳光在它退去最后一抹余晖的时候,整个村庄便渐渐笼罩在沉沉暮色里。不久,劳累了一天的人们就过早地进入了梦乡。只有一户人家,屋里还亮着灯,有个十七岁的女孩正对着门织布,这个女孩名叫花木兰。突然,唧唧的织布声戛然而止,木兰无心织布,连声叹息。

原来因为天子突然征兵,因打仗负伤一只腿至今还行动不便的父亲也在被征之列,家中又无长男,几天来木兰一直忧心忡忡。第二天一大早,父母正在为今生将无缘再见而愁眉不展时,忽然开门声响起,一位身穿战袍的英姿少年走进老人的视线。在老人还未及嗔怪女儿时,木兰已开了口:“我要替爹充军去打仗!”

于是木兰就匆忙地到各处街市备办鞍马等战具。第二天木兰就辞别父母踏上征途。夕阳西下,暮色沉沉,木兰独自露宿在黄河之畔,耳听黄河流水哗哗作响,心中却时时回响着父母的声声呼唤,渐行渐远,父母呼唤女儿的声音早已听不见了,但这声音却时时回荡在女儿的耳畔心头,征程漫漫,何时能再听到那温暖女儿内心的爷娘亲切的呼唤呢?

木兰身跨战马,万里迢迢,奔赴战场。越向北走,水越难弄到,时常连脸都洗不上,灰尘满面令人难以忍受,不过,就让灰尘掩盖女性柔嫩的皮肤倒是件好事。战斗打响了,对木兰来说,犹如做了场恶梦。到处是血腥味,交战的白刃铿锵作响,厮杀声、马蹄声、风声交织在一起。

在战斗中,木兰奋勇拼杀,多次立功。凯旋归来,天子在厅堂上接见了木兰。因为战功赫赫,天子要重赏木兰,可是,木兰既不要做官,也不要巨额赏赐。最后她只借了一匹千里马,义无返顾地回到了她朝思暮想的故乡。

木兰衣锦还乡了,村民们脸上洋溢着从未有过的喜庆,木兰的家人更是喜上眉梢。木兰的姐姐妆扮一新地迎出来,望着眼前这位威风凛凛的木兰妹妹,真是又惊又喜。小弟弟为了给姐姐洗尘庆功,正在忙猪杀猪宰羊。木兰激动地打开她少女时代的闺房,屋里还保持着原来的摆设,角落里那台熟悉的织布机仿佛在述说着往日的故事。木兰脱下战袍,换上美丽的红装,满怀柔情地端坐在镜前,细心地妆扮起来。梳妆完毕,木兰娇羞地走到堂前。大伙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原来与他们朝夕相处十余年的木兰竟是一个妙龄女郎。

#初一作文#天子#木兰#父母#织布#黄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