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诗三百首全文阅读及译文(121-130篇)

121、遣悲怀三首·其三(元稹)

闲坐悲君亦自悲,百年多是几多时。

邓攸无子寻知命,潘岳悼亡犹费词。

同穴窅冥何所望,他生缘会更难期。

惟将终夜常开眼,报答平生未展眉。

译文:

闲坐时我常常悲悼你,也常常自悲;纵使人生能活百年,仍然恰如一寐。

邓攸终身无子,难道不是命运安排?潘岳悼诗写得再好,也是心机枉费!

即使死后合葬,地府冥冥有何指望;要想来世再结良缘,更是虚妄难期。

我只有终夜睁着双眼,长远怀念你;以报答你终身清苦,从未喜笑开眉!

122、赠郭给事(王维)

洞门高阁霭余晖,桃李阴阴柳絮飞。

禁里疏钟官舍晚,省中啼鸟吏人稀。

晨摇玉佩趋金殿,夕奉天书拜琐闱。

强欲从君无那老,将因卧病解朝衣。

译文:

门庭楼阁沐浴着夕阳的余晖,桃李繁荣茂盛柳絮乘风纷飞。

禁宫中官舍的晚钟稀稀落落,门下省里鸟鸣吏少无事可为。

凌晨身佩玉饰进诣銮殿朝拜,傍晚捧着诏书退朝拜别琐闱。

我想随您进退无奈年迈体衰,将因常常卧病解脱朝衣引退。

123、和贾至舍人早朝大明宫之作(王维)

绛帻鸡人报晓筹,尚衣方进翠云裘。

九天阊阖开宫殿,万国衣冠拜冕旒。

日色才临仙掌动,香烟欲傍衮龙浮。

朝罢须裁五色诏,佩声归到凤池头。

译文:

卫士头戴红巾象雄鸡高唱报告天明,管御服的官员刚把翠云裘捧进宫廷。

重重深宫禁苑一殿殿都已敞开大门;文武百官和客臣拜谒皇帝听候旨令。

蔽日的障扇被晨曦照临着向前移动;香炉的轻烟依傍着皇上的龙袍升腾。

朝拜后贾舍人就用五色纸起草诏书;可听到服饰铿锵声他已回到中书省。

124、奉和圣制从蓬莱向兴庆阁道(王维)

渭水自萦秦塞曲,黄山旧绕汉宫斜。

銮舆迥出千门柳,阁道回看上苑花。

云里帝城双凤阙,雨中春树万人家。

为乘阳气行时令,不是宸游玩物华。

译文:

渭水萦绕着秦关曲折地东流,黄麓山环抱着汉宫长年依旧。

皇辇远出千重宫门夹道杨柳,阁道回看上林百花恰似锦绣。

帝城高耸入云的是凤阁凤楼,春雨润泽千家树木美不胜收。

为了把住春光时令出巡民忧,不是因为玩赏春光驾车逛游!

125、积雨辋川庄作(王维)

积雨空林烟火迟,蒸藜炊黍饷东菑。

漠漠水田飞白鹭,阴阴夏木啭黄鹂。

山中习静观朝槿,松下清斋折露葵。

野老与人争席罢,海鸥何事更相疑。

译文:

久雨不停,林野潮湿烟火难升;烧好饭菜,送给村东耕耘的人。

水田广漠,一行白鹭掠空而飞;夏日浓荫,传来黄鹂宛啭啼声。

山中养性,观赏朝槿晨开晚谢;松下素食,和露折葵不沾荤腥。

村夫野老,已经与我没有隔阂;海鸥疑心,为何不信飞舞不停。

126、奉和中书舍人贾至早朝大明(岑参)

鸡鸣紫陌曙光寒,莺啭皇州春色阑。

金阙晓钟开万户,玉阶仙仗拥千官。

花迎剑佩星初落,柳拂旌旗露未干。

独有凤凰池上客,阳春一曲和皆难。

译文:

五更鸡鸣,京都路上曙光略带微寒;黄莺鸣啭,长安城里已是春意阑珊。

望楼晓钟响过,宫殿千门都已打开;玉阶前仪仗林立,簇拥上朝的官员。

启明星初落,花径迎来佩剑的侍卫;柳条轻拂着旌旗,一滴滴露珠未干。

唯有凤池中书舍人贾至,写诗称赞;他的诗是曲阳春白雪,要和唱太难。

127、登金陵凤凰台(李白)

凤凰台上凤凰游,凤去台空江自流。

吴宫花草埋幽径,晋代衣冠成古丘。

三山半落青天外,二水中分白鹭洲。

总为浮云能蔽日,长安不见使人愁。

译文:

古老的凤凰台曾有凤凰翔集遨游;风去台空唯有长江流水日日依旧。

东吴时代的宫苑杂草埋没了幽径;晋代的名门望族也都成古墓荒丘。

高耸的三山有半截露出青天之外;白鹭洲把秦淮河分割成二派支流。

只因为那些浮去遮蔽光辉的白日;登高不见长安城怎么不使人发愁?

128、无题·重帏深下莫愁堂(李商隐)

重帏深下莫愁堂,卧后清宵细细长。

神女生涯原是梦,小姑居处本无郎。

风波不信菱枝弱,月露谁教桂叶香。

直道相思了无益,未妨惆怅是清狂。

译文:

重重帷幕深垂,我孤居莫愁堂;独卧不眠,更觉静夜漫漫长长。

巫山神女艳遇楚王,原是梦幻;青溪小姑住所,本就独处无郎。

我是柔弱菱枝,偏遭风波摧残;我是铃芳桂叶,却无月露香。

虽然深知沉溺相思,无益健康;我却痴情到底,落个终身清狂。

129、无题·相见时难别亦难(李商隐)

相见时难别亦难,东风无力百花残。

春蚕到死丝方尽,腊炬成灰泪始干。

晓镜但愁云鬓改,夜吟应觉月光寒。

蓬莱此去无多路,青鸟殷勤为探看。

译文:

聚首多么不易,离别更是难舍难分;暮春作别,恰似东风力尽百花凋残。

春蚕至死,它才把所有的丝儿吐尽;红烛自焚殆尽,满腔热泪方才涸干。

清晨对镜晓妆,唯恐如云双鬓改色;夜阑对月自吟,该会觉得太过凄惨。

蓬莱仙境距离这里,没有多少路程,殷勤的青鸟信使,多劳您为我探看。

130、无题·凤尾香罗薄几重(李商隐)

凤尾香罗薄几重,碧文圆顶夜深缝。

扇裁月魄羞难掩,车走雷声语未通。

曾是寂寥金烬暗,断无消息石榴红。

斑骓只系垂杨岸,何处西南任好风。

译文:

织着凤尾纹的绫罗,薄薄重重;碧纹的圆顶罗帐,我深夜赶缝。

那回邂逅,来不及用团扇掩盖;可你驱车隆隆而过,无语相通。

曾因寂寥不眠,想到更残烛尽;却无你的消息,等到石榴花红。

也许你在垂杨岸,栓系斑骓马;怎能等到,送去会你的西南风。

相关文章